约翰·波塔什访谈录 ——我如何写成《联邦调查局与图帕克及黑人领袖之战》

现在可以看博客用21不同的语言. 点击一下在下面左边“TRANSLATE”的标记就找到你的母语!

卜杰富 (Jeff J. Brown)写的;jeff@brownlanglois.com

(上图是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的惊世之作。美国人民还在迷信自己生活在“民主”、“自由”的社会之中,还在坚信“言论自由”,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崛起中的中国的常客 (CRRS),并获得免费书籍!

支持我所有的努力工作,视频,播客和采访在CRRS通过贝宝!

支持我许多小时的研究和文章CRRS通过资金筹集!

成为中国科技快讯!现在就来看看你的未来吧!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同样的双赢目标:独特的研究、报道和讲述真相,以支持全球99%的人,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互利的21世纪。

团结一致, 卜杰富

 

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请支持我数百小时的研究、写作和发表文章,也为你翻译中文版!感谢体谅!

帮你的朋友、家人和同事一个忙,确保他们是聪明的中国崛起电台Sinoland

新闻学: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blog-2/ 
书: 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7/05/19/the-china-trilogy/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8/06/18/praise-for-the-china-trilogy-the-votes-are-in-it-r-o-c-k-s-what-are-you-waiting-for/  
网络: www.chinarising.puntopress.com  
推特: https://twitter.com/44_Days  
脸谱网: https://www.facebook.com/44DaysPublishing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eff-j-brown-0517477/
微信/WhatsApp: +8613823544196
VK (俄罗斯): https://vk.com/chinarisingradiosinoland  
关于我的: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about-the-author/  

住在中国16年的大街上, 卜杰富 

请以PDF文件形式共享和分发本文,

约翰·波塔什访谈录——我如何写成《联邦调查局与图帕克及黑人领袖之战》PDF

 

访谈原文及音视频链接: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9/12/16/john-potash-talks-about-his-explosive-book-the-fbi-war-on-tupac-shakur-and-black-leaders-u-s-intelligences-murderous-targeting-of-tupac-mlk-malcolm-panthers-hendrix-marley/

 

翻译,郑还杏,201921041025@mail.bnu.edu.cn

 

约翰·波塔什访谈录

 

卜杰富:早上好,各位听众!欢迎收听《崛起中的中国》,我是卜杰富,在清迈为大家主持线上访谈节目。今天的来宾是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目前他在美国中部,与我们相隔12个时区。晚上好,约翰!

约翰·波塔什(下文简称约翰):你好,卜杰富!很高兴来此分享!

卜杰富:很荣幸能邀请您来参与本次访谈。如果说约翰·波塔什的人生使命是揭露美帝国主义的政治谎言,那么他已经做出了很卓越的贡献,为我们带来了21世纪最优秀的关于美国的新闻报道。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他:

约翰曾受邀于C-SPAN美国国家历史栏目、A&E电视台(译者注:主要关注公共事务)、the Reelz Channel(主要关注电影事业及娱乐业)、TRNN网络(美国极左新闻机构)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俄罗斯政府外宣喉舌)。同时他也做客于美国、英国和新西兰的数百家广播电台,其中就包括咫尺天涯调幅广播(Coast to Coast AM);并在《Z杂志》(译者注,激进杂志,致力于抵抗不公平)、《秘密行动季刊》(Covert Action Quarterly,译者注,致力于观察和报告全球各国政府秘密行动)、《巴尔的摩纪事报》(The Baltimore Chronicle,译者注,传达有争议的热点问题评论)、《洛克河自由报》(Rock Creek Free Press)上发表多篇文章。25年来,他一直在为精神疾病患者及毒品成瘾的人提供心理疏导服务。

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并在2007年出版著作:《联邦调查局与图帕克及黑人领袖之战——美国情报部门对说唱家及民族左翼的政治暗杀:图帕克、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黑豹党人、亨德里克斯、巴布·马利》,就是我手里拿着的这本书,我时常翻阅。2015年,他又出版了《毒品作为对付人民的武器——中情局如何暗杀民主社会学生团体、黑豹党人、亨德里克斯、列宁、柯本、图帕克及其他社会活动家》一书。前一本书是我们本次访谈讨论的重点。再次感谢您能来到这次访谈,约翰。

约翰:很荣幸,感谢邀请我来。

卜杰富:这次访谈将重点讨论您的著作《联邦调查局与图帕克及黑人领袖之战》,因为这本书太重要了,书中的研究综合性地揭露了美国精英统治阶层的变态心理及偏执的统治欲望,详细阐述了他们如何精心组织和策划一系列手段来摧毁任何可能阻碍他们全球资本霸权扩张的个人及世界各地的机构、政府部门和媒体。在刚读完这本书时,我脑中一片愕然,极度震惊。您在书中细致地描述了反动统治者如何迫害黑人积极分子,打压全世界的有色人种及普通大众。阅读此书使我如拨云见日,看清了统治者的可憎面目,带着我走出美国政治的重重迷雾,换一个视角来看清国际政局。在这个层面上来说,我个人非常感谢约翰。

在这里我也推荐所有《崛起中的中国》的朋友、粉丝、订阅者们读读这本书,对于习惯自主思考和热爱自由的人来说,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著作。而且该书并不贵,如果经济不允许,其实可以在你们当地的图书馆或教育机构找到这本书;如果还是找不到的话,还可以几个人合买,然后在阅读小组中分享和讨论这本书。相信我,这些活动都是值得的,在当代,这世上敢揭露真相的著作不多了。如果实在找不到书籍,还可以看看约翰制作的相关DVD,我会把约翰·波塔什的网站分享给大家,同时公布他的邮箱、Skype及电话号码,读者们可以随时联系他。在他的网站上就可以买到相关的DVD及书籍,我自己就买了,我老婆没有看这些书,却很喜欢这些DVD。

所以,约翰,你准备好进入正题了吗?抱歉我前面的介绍有些长……

约翰:您可太好了,很感谢介绍那么多。

卜杰富:请首先介绍一下您自己,以及您为何如此竭尽心血地去揭露美国政府对黑人群体及左派积极分子的屠杀,对这些组织的打压?

约翰:好的,我姑姑和我说过,我祖父是一名社会主义律师,以前为一些纽约的黑豹党人做过辩护。我祖父本人倒是很少提起这些事情,实际上他数十年来一直在为黑豹党人及共产主义工人党提供免费的法律辩护服务,做了一些比较著名的辩护案子。比如在一项黑人厨师被诉杀害白人警察案中,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姑姑也提到,他曾从巴尔的摩驰援纽约,救下了几个纽约的黑豹党成员。我们一家生活在巴尔的摩,爸爸以医生的身份有组织地参与反越战活动,而妈妈是一名律师和公共辩护人,也参与了反越战游行。所以我本人确实受到这个家庭的影响,对于这个社会有了自己独立的观点,但起初在政治上没有这么激进。后来我了解到了毒品的危害,人生发生了转变,在进入大学后,我变得激进起来,参与左派活动,成为一个激进分子。后来我开始在巴尔的摩提供戒毒心理咨询,有一个患者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被警察杀害的黑豹党人,我就开始研究黑豹党。

当时我正在构思写作一本美国政治著作,也就是后来的《毒品作为对付人民的武器》。当时我只是把它定位为一本政治小说,但在深入研究黑豹党,听闻图帕克·夏库尔(Tupac Shakur)的事迹后,我的写作构思发生转变。我当时想,没人会把一本政治小说当做重要的一手研究材料,我为什么不详细地整理出版关于图帕克·夏库尔和他黑豹党父母被暗杀的经过的资料呢?人们可能对这个更感兴趣,而且从没有人写过这类著作。于是我联系了图帕克在纽约的私人律师,这人名叫迈克尔·特里夫·沃伦(Michael Treif Warren),并告知他我准备发表的这篇关于图帕克的文章,以及准备投稿的政治类杂志。他读了读这些杂志,表示很喜欢,告诉我说可以来找他聊聊图帕克的事,毕竟之前没人写过这类文章。于是我去找这个律师访谈了两个小时,更加确认了图帕克值得深入研究,也确定没有人写过关于他的文章。

在当时,白人左翼类杂志绝不可能容忍这样的文章发表,因为在这些杂志眼中,图帕克·夏库尔不过是个黑帮说唱歌手——这种观点反倒激发了我发表自己研究的欲望。但当时阻力非常大,我曾尝试投稿给纽约和华盛顿特区的《秘密行动季刊》编辑办,结果被一个渗透到刊物内部的政府卧底给阻挠了;不止如此,他还毁了我在其他在类型顶级刊物发表这篇文章的机会。所以在1995年,我只好在一个地方杂志上发表了这篇文章。后来这个人死了,1998年我得以在这家杂志发表系列文章。1999年冬天,我在这家杂志发表了一篇很著名的长文,专门讨论联邦调查局利用县属反情报项目暗杀图帕克·沙库尔的可能性。我的研究和写作生涯就是这么开始的。

《秘密行动季刊》是由菲利普·艾吉(Philip Agee)创办的,他是美国中情局前官员,后来致力于揭露中情局的勾当。这个期刊在他手里经营得非常成功,影响力很大,后来停办了,他的儿子继承父业,把它转成网络期刊的形式重新刊文。读者可以从网络上阅读下载这个刊物的内容。上个世纪90年,这份刊物获得了许多“项目审查”奖项(Project Censored Awards)。因而当我开始调查关于图帕克的事情时,熟悉他的人会跟我说:“你一定要把他的事迹写进书里,只有你能写这本书,其他人不会去写这些东西的。”于是我开始把它写成一本书,而不仅仅是原先预设的区区一篇咨询性的论文。

卜杰富:说实话,我很钦佩你写出的一系列作品,当然也包括图帕克的研究,这个研究过程令人叹为观止。也很感谢您把图帕克介绍给了世人,我很认真地去听了他的音乐作品,您真的做了一系列了不起的事。

约翰:谢谢你的夸赞。

卜杰富:而且您书中揭露了关于美国、英国及类似国家的政治内幕,读过这些书的人都感到很震惊,也狠狠地打醒了我们。您不仅仅记录了一系列政府压迫民众的事件,比如洛杉矶地检官的种族歧视、纽约的警察暴力、芝加哥的堕落司法系统,而且为这些事件提供了翔实的证据作为注释。这些都表明,黑人积极分子和所有反对资产阶级精英的人所受到的打压是系统性的、统治阶级高度协调的、精心策划的、有目的性的。反动者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完全消灭反对资产阶级寡头的所有人,以及倾向社会主义路线的所有人,尤其是少数族裔。书中也清晰地描述了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烟酒枪支管理局、国税局、地方法院、地方警局、监狱等国家公共部门是如何与黑手党、白人至上主义团体、KKK党等犯罪组织勾结起来的。在阅读您的著作之前,我对于这一切还抱着傻乎乎的天真想法;看了著作之后,我的观念发生了彻底改变。当您在开展研究和撰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很好奇,您是不是也惊愕于反动者这样的高度计划性和有组织性的打压策略,目的就是为了彻底铲灭他们的敌人?我很想听听您当时的想法。

约翰:嗯,我觉得人们很难想象究竟有多少美国的情报部门参与了对黑人积极分子的打击。但这个答案就是令人震惊的,也是美国的可悲——事实上,美国有14个以上的情报机构。在书的第一章,我概括性的地讲述了美国情报部门的发展历程。通常这14个情报部门中,人们往往只注意到国防情报局、海军情报局、陆军情报局、中情局、联邦调查局。而且人们对于联邦调查局的关注远远超过其他四个部门。这其实是不应该,其他情报部门也很厉害。比如洛杉矶黑豹党领袖杰罗尼莫·普拉特(Geronimo Pratt)的律师顾问团就发现,不只是联邦调查局手里有陷害普拉特的相关文件,中情局也有,而且也参与实施了陷害过程。然而这个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之前你提到美国烟酒枪支管理局,该局雇员就曾在法庭上说过,联邦调查局与他们有密切合作——烟酒枪支管理局提供资金,联邦调查局撮合,与奥克兰市的“地狱天使”(帮会)订立针对民权运动领袖的暗杀合同。这是大众所不知道的。

卜杰富:对吼,我忘了“地狱天使”帮会的事件。

约翰:所以人们压根就不知道有多少美国政府的情报组织……他们将一些比较知名的放在台面上,其他的则在暗中插手,这样的操作能够掩盖政治犯罪的真正幕后黑手。通过这类手段,美国政府部门合作起来签订了许多暗杀合同,清单上的人包括全国黑豹党情报部门负责人埃尔德里奇·克里佛(Eldridge Cleaver)(地狱天使帮派成员实施暗杀行动),还包括上世纪70年代创立全国农场工人协会并发起工人大罢工的民权活动家凯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总而言之,反动统治者的镇压行动就是这么操作的,一方面抹杀和打压黑人积极分子,一方面又要在面上与这些勾当撇清关系,把自己深深地藏在幕后。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马丁路德·金身上。他生前有一位挚友,名叫威廉·佩珀(William Pepper),是一名律师,后来在牛津大学教授人权课程。威廉写过两本书,专门论述相关部门如何下令刺杀马丁路德·金。据他所述,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的特工与纽约犯罪团伙头目暗中会面,承诺给对方一百万美金,要求是杀掉马丁路德·金,但他们没有接下这份暗杀单子。后来管理路易斯安那、得克萨斯州和其他州的黑帮老大卡洛斯·马切洛(Carlos Marcello)接手了这个单子。随后马切洛将暗杀业务外包给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的一个精明的黑手党团伙,让他们协助美国情报部门暗杀马丁路德·金。我在自己书中的一章深入讨论了威廉写的关于马丁路德·金被暗杀的调查结果。

再说回来,我为什么最开始研究图帕克·夏库尔的被暗杀过程?并希望借此逐步扩大研究范围,探讨大量黑人领袖被暗杀的真相?那是因为图帕克出身平凡,却成长为卓越的黑人积极分子。他极富音乐天分,充满亲和力和吸引力,在世界各地广受追捧,在短短25年的人生中,他由草根阶层转变为全球明星。所以我想,借助图帕克,世界人民会更深入地去了解以往五六十年那些伟大的黑人领袖,以及他们的事业、他们的组织,同时也看清美国情报部门针对这些人的暗杀活动真相。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核心目标,并以图帕克·夏库尔之死作为全书主线。我有一个做主持人的黑人朋友在华盛顿特区的太平洋广播电台工作,他也是很优秀的积极分子,但是像很多人一样,他经常向我抱怨,自己的子女没有像样的关于马丁路德·金和黑豹党人的书籍可读。直到我的书出版,他把这本书递给了她20多岁女儿,他女儿马上兴致勃勃地阅读起来。这时我就坚信,这本书是有价值的。

总而言之,图帕克的事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必须常常谈及他。我还要介绍一下他的家庭背景:

图帕克·夏库尔的故事起始于黑豹党领袖人物之一,萨拉丁·阿贝·夏库尔(Saladin Aba Shakur),他与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的父亲同为马库斯·加维的UNIA(黑人促进联盟)组织创始成员。萨拉丁后来成为马尔科姆·埃克斯的密友,并在其组织内从事政治活动。他除了领养了一些孩子外,还有两个亲生儿子,卢蒙巴·夏库尔(Lumumba Shakur)和扎伊德·夏库尔(Zayd Shakur)。卢蒙巴后来成为黑豹党哈林分部的领导人,而扎伊德后来是黑豹党布朗克斯分部的领导人之一。在马尔科姆·埃克斯被暗杀之前,他们都是马尔科姆的组织成员。虽然他们在马尔科姆的组织内待的时间很短,但都被公认为是马尔科姆领导下的加州黑豹党中成长起来的黑人领袖,也就是休伊·牛顿和鲍比·希尔1966年在加州奥克兰创立的黑豹党。当时阿菲尼·夏库尔(Afeni Shakur,也就是图帕克的生母)是党内公认的杰出女青年,她和卢蒙巴·夏库尔结婚后双双入狱,并在狱中离婚。因为阿菲尼在出狱假释时与另外一个黑豹党成员(比利·加兰,Billy Garland,译者注)睡在一起,并怀上了图帕克,而此时卢蒙巴正在狱中。后来图帕克的诞生为阿菲尼获取到出狱的机会,她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成功,被判无罪。这场出名的辩护活动也被公认为是当时一起被捕的“黑豹党21人”被判无罪的重要依据,被称为是当时纽约司法史上最复杂、曲折的案件。(译者注:图帕克·夏库尔在出生时原名Lesane Parish Crooks,后来他加入黑豹党,她母亲为他改名为Tupac Amaru;又从继父Mutulu Shakur处得到姓,因而他的全名为Tupac Amaru Shakur。这么一缕,方便读者从复杂的人物关系中解脱出来。总之,他的母亲经历了三个男性:卢蒙巴·夏库尔,比利·加兰,穆图卢·夏库尔,中间一位为图帕克生父,最后一位为图帕克继父。)

所以你会很吃惊,“黑豹党21人”被捕事件是美国情报部门罕有的一次明目张胆的行动。这次行动涉及到中央情报局、涉及到国税局、涉及到休伊·牛顿等等。许多社会调查人员调查了渗透到KKK党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发现尽管联邦调查局知道犯罪组织的行动计划,但他们并没有做什么来阻止这些犯罪活动。尽管每一次KKK党的犯罪现场都有这些特工,但在联邦调查局特工的眼中,这些犯罪活动不过是写传记的材料,他们就站在那,冷眼旁观,既不阻止犯罪,也不逮捕罪犯。

卜杰富:观察、记录,搞得是像您一样的作家和研究人员似的。

约翰:联邦调查局就是这么干的,或者更过分些,——助推犯罪活动顺利进行。在亚特兰大儿童谋杀案期间,联邦调查局特工甚至为KKK党犯罪分子打掩护。然而这些勾当是有吹哨人的。有人专门爆料过此事,并制作了相关影片,实际上这部影片是根据一份调查杂志的内容改编而成。这份杂志刊载了系列文章,传播了这个吹哨人所透露一些内部信息。这个吹哨人是佐治亚州调查局渗透入KKK党的特工,他详细记录了上世纪80年代亚特兰大儿童谋杀案中KKK党的犯罪证据。在这起谋杀案中,数十名黑人儿童遇害,而联邦政府假装找到了凶手,把罪名嫁祸给当地的一个黑人唱片骑师(DJ)。真正的凶手却逍遥法外,依然在作案,政府媒体还帮着隐藏真凶。这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依旧令人毛骨悚然。

卜杰富:的确,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我们老百姓只能苦中作乐。我们确实没法去改变这种现状。

约翰:所以美国情报部门的这些做派显得极端荒谬,赤裸裸的暴行让人感到极度恐惧。这不仅是黑人群体的悲哀,也是所有大众的悲哀,更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悲哀。拥护马丁路德·金及其他黑人领袖的人们,满心希望他们能成为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因为之前肯尼迪说过,如果他竞选成功,他就提名马丁路德·金为副总统。众所周知,在初选前他的这些言论使他顺利赢得初选,并入围总统大选。因而马丁路德·金本可以在奥巴马任前成为首个黑人副总统或者总统的,——但是由于肯尼迪目光短浅、缺乏公正心,马丁路德·金遭到暗杀。美利坚人民遗憾地失去了这位伟大的领袖,这不仅仅是黑人群体的损失。

卜杰富:另一件我无法释怀的事情是,这些充满良知的黑人领袖们或被暗杀、或被非法监禁了许多年,他们的性命被剥夺,妻离子散。但他们依旧恋恋不忘,对被屠杀的美国土著及拉丁裔居民抱以最大的同情。这些始终震撼着我的内心,所以我自己的书中也谈及了许多关于美国政府实施种族灭绝政策的事情。

“种族灭绝”的定义是指“有组织地基于人种、政治、宗教、民族或地理分布等身份特征对某一群人实施灭绝政策,后来被称为种族清洗”,就像以色列人每天对巴勒斯坦人所干的勾当。基于这个定义,您认为美国政府有对黑人、土著及左翼积极分子实施过种族灭绝政策吗?

约翰:绝对干过。而且不仅仅是美国政府单方面实施的,参与种族灭绝的还有美国主流媒体、金融寡头、跨国企业,他们同流合污,控制舆论。前加州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院长本·巴迪吉安(Ben Bagdikian)写过《媒体垄断》一书,论述了六家企业如何控制了超过九成的美国大众传播资讯信息。而这六家公司又和石油、制药、银行、保险、国防等企业有着密切的合作。总而言之,这些实体联合起来,共同制造了暗杀及种族清洗。他们策略也很简单,杀掉反对派的领导人,让他们群龙无首,化作一盘散沙,从而丧失斗争的方向。

我在书中写了很多案例,以比较充实的证据证明幕后凶手对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艾克斯、洛杉矶黑豹党第一届领导人约翰·哈金斯和邦奇·卡特、芝加哥黑豹党领导人弗雷德·汉普顿的暗杀。他们暗杀洛杉矶的领袖,把剩余没杀掉的人经年累月监禁起来,让人们不再信任这些人,以便继续暗杀其他人,比如全国黑豹党主席休伊·牛顿。这才是种族灭绝的全貌,而不仅仅是之前提到的儿童谋杀案。但限于书中篇幅,我只能提及比较有代表性的部分黑人领袖被暗杀的经过,还有很多类似的人被暂时忽略了。如果全部详细写出来的话,这会是一个体量巨大的著作,很少有人会去阅读这么一本厚书。但我在书中也埋下了很多伏笔,给出了大量关于政府种族灭绝政策的暗示。我相信当拉丁裔读者阅读此书时,一定会谈及拉丁裔美国人被暗杀的故事。毕竟前面你也提到过,黑人领袖其实非常崇敬拉丁裔及印第安人领袖,我想他们读着黑人们的遭遇时,也会生发同感。

实际上,美国印第安人运动群体的成员也声称,他们的民权运动取经于黑豹党,并沿袭了黑豹党的组织管理方式。何塞·查查·希门尼斯创立了拉丁裔版本的黑豹党——青年贵族党,创立之前鲍比·希尔(黑豹党创始人,译者注)叫何塞跟着自己,在黑豹党内部观摩,学习如何做组织管理工作。何塞出来后把这一套全部用在拉丁裔自己的政党中,这个政党后来扩张到美国的十几个城市。我读研究生时,课程里学习过组织管理,了解到很多社区组织管理者都认为黑豹党的模式是全国顶尖的社区组织模式。在我看来,确实是这样的,他们自我组织起来,以武器自卫,免受泛滥的警察暴力倾轧。警察暴力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很泛滥了,但是看看今天,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卜杰富:嗯嗯,我插一句,而且毫不夸张地说,这本书也很适合非研究型的读者,整本书才196页,其中四分之一的内容是注释,因此读者能够很快就看完。如果拿来做相关研究的话,也可以,不过这方面的读者就需要查阅成千上万条的参考文献了。

我一直以来都想从全局上来看清美国政府无休无止的法西斯行径,而您的这本书正好讨论了它的这一切:贿赂、勒索、敲诈、暗杀、酷刑、恐吓、栽赃,进口海洛因和可卡因并在穷人及少数族裔人群中倾售,煽动黑帮战争,非法监禁,伪造证据等等。很多支持受害者权益的证据被主流媒体所忽视和掩盖,司法上袋鼠法庭盛行,充斥着有关受害者的虚假新闻、伪造信件、虚构的犯罪活动。在受害者身边也安插了渗透到家庭、朋友、企业和法律团队的钓鱼执法的中情局特工,他们与企业、媒体沆瀣一气,展开各个层面的合作,为执法警察提供抓捕证据……

您的这本书全面向我们展示,美国并不是一个拥有新闻自由的自由主义民主国家,而是摧毁和压制一切异议的极权主义政权。或者是谢尔顿·沃林(Sheldon Wolin)所称的:倒置的极权主义国家。在这个国家中,占主导地位的是生而具有特权的白人中产阶级。您同意这种说法吗,尤其是站在受暗杀和压迫的群众立场上来审视这个观点时?

约翰:同意,这些针对群体的种族灭绝政策现状,如果非要追溯它的明确起始时间点,那么应该是上世纪80年代。我习惯于将“精英”称作“寡头”——我知道精英阶层是一个社会学术语,用来指代最富裕的阶层;不过我之所以把这部分人称为寡头或者是种族主义寡头,是因为他们带有近乎极端的种族偏见。优生学运动始于19世纪,我在另外一本书中详细论述了这个运动。这里可以简略地提一下:19世纪,寡头们,包括摩根家族、洛克斐勒家族、卡内基家族、哈里曼家族,还可能包括其他的一两个家族共同推动了美国优生学运动的筹资,并促进优生学法案在大多数州的通过。而推动优生学运动的这些人认为劣等族裔和群体加重了社会负担,他们认为,黑人的基因劣势达到九成,犹太人基因劣势达到近五成,天主教徒的劣势达到三成。

卜杰富:这些现在听起来实在太可笑了!就像彼得·塞勒(Peter Seller)的喜剧电影一样搞笑。

约翰: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天方夜谭?——但在那时是事实,详细记录在埃德温·布莱克(Edwin Black)的书中:《对抗弱者的战争》。这本书可能是研究优生学运动最优秀的著作,被翻译成各国语言版本,广为流传;而且这本书的参考文献质量高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这本书总体上告诉世人这么一件事:这些寡头家族持续数十年为优生学运动提供资金支持,一直到二战爆发。当时大多数欧洲国家并不理睬这样的资助,但德国很例外,他们在一战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执政者为了弄到钱,四处疯狂吸纳资金,这些家族的资金也就流进德国政府的口袋。所以可以这么说,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是由美国优生学的狂热拥护者所资助的,同时又有一部分英国贵族的参与。巨量的资金被用来展开纳粹哲学研究,而这类研究项目基本上就是优生学研究,这些钱推动了纳粹的崛起。

前面你提到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其实当时持有复国主义观点的人很小众。据埃德温·布莱克估算,20世纪初期,认为自己持有犹太复国主义观点的犹太群体只占该犹太群体人口的约2%。但这些寡头家族从中作梗,给了这小部分人大量的资金支持,显得犹太复国主义似乎在犹太人中极度盛行。在当时,世界范围内的犹太人、劳工、反德群体共同抵制德国商品,这些运动几乎摧垮了希特勒政权。就在这时,这些家族暗中促进达成一个协议,即埃德温·布莱克一本书名中所称的《转移协议》(即《哈瓦那协议》,译者注)。协议内容旨在促进德国犹太复国主义群体和纳粹当局苟合,以此来挽救纳粹政权。这部分最富裕的犹太人与拥护优生学运动的寡头家族联合起来,把自己伪装为犹太民族团体,为保全资产而向巴勒斯坦转移。协议要求一旦保全富裕犹太群体的资产,他们就停止抵制德国出口货物。所以呈现出来的历史面目是,就在希特勒快要倒台的时候,抵制运动竟然戛然而止。但很明显,这种抵制终止的结果在《转移协议》中就已经被注定了。犹太精英和寡头家族们应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以色列从美国统治世界以来就是其政治利益的傀儡,而且有很好的研究揭露,内塔尼亚胡(以色列第九、十三任总理,译者注)从中情局成立的第一天起,双方就走得很近。任何违背以色列对抗巴勒斯坦人政策的国家领导人都会遭到暗杀威胁,而拉宾被成功暗杀。但是,我们也观察到,当代以色列犹太人也在发生转变,开始承认巴勒斯坦的权利。比如,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霍华德·辛恩(Howard Zinn)和许多其他犹太知识分子领袖实际上也在捍卫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并反对以色列的所作所为。

但是,美国政府这一个极权主义政权的种族灭绝政策还是没有发生一丁点改变,尽管有很多人用尽各类方法来试图阻挠这些罪恶行径。比如在1971年,反战激进分子闯入宾夕法尼亚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偷走了里面的所有文件,并曝光了这些文件。他们还声称自己复印了大量的文档开展研究,结果发现所谓的针对左翼分子实施的反情报计划实质上是在粗暴地打压和暗杀黑人左翼。这些残暴的手段出现在联邦调查局自己的文件中,被反战人士所掌握,最终呈现在我的书上。当代主流媒体也知道这些,但是他们只报道了极少数这些手段,大量的内容被掩盖起来了。只有小众媒体敢于传播那些敢说真话的激进分子的言论,比如沃德·丘吉尔(Ward Churchill)的言论,还有写反情报计划(COINTELPRO)相关论文的范德华(Vander Wall)的言论。范德华的文章记录了反情报计划的实施对象,比如印第安人运动、拉丁裔民权运动、左翼“争取民主社会学生组织”(SDS,白人学生争取民主社会同时也掀起了最大的反越战浪潮)。而反情报计划的最大目标是黑豹党、革命行动运动组织(RAM,另一个影响力巨大的黑人积极分子组织)和新非共和国组织(the Republic of New Africa,图帕克的继父穆图卢·夏库尔是该组织创始成员)。反情报计划的其他目标还有“黑人解放军”组织(the Black Liberation Army,黑豹党被迫转移地下演变而成,该组织主张持有武器自卫,图帕克的叔叔扎伊德·夏库尔是该组织创始成员之一)。在阿萨塔·夏库尔(Assata Shakur)被迫转移之初,她没有找到BLA组织,但由于她和扎伊德的关系亲密,后来她成长为该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做了许多事情,现在她在古巴政治避难。

卜杰富:古巴……对,我了解过她的事迹。

约翰:联邦调查局的文件清晰地说明了这些镇压行动,后来中情局被揭露的文件表明,中情局也参与了这些行动。可以看出,这一切多么令人咂舌,而这一切被密切合作的主流媒体掩盖起来,更是令人咂舌!

卜杰富:我有两点还想深入探讨,你提到寡头家族掀起了优生学运动,在书中你还写到,这些家族也支持了中情局的创立。我想指出的是,希特勒不仅从美国学习了优生学运动,还从美国的印第安人保留地政策中学到了集中营的概念,可以进一步推断,美国政府是多么作恶多端!

阅读您的著作,我感觉到美国精英阶层的肮脏、可怕和令人不安。所以受您的启发,我开始摒弃“精英阶层”这一词汇,直接称这群人为“寡头”。他们其实内心也很恐惧,害怕异议,所以暗杀所有敢于为底层民众发声的人,或者长期非法监禁他们,好让这些人闭嘴。其实寡头们自己心里害怕极了,得了被害妄想症,您觉不觉得是这么回事?

约翰:赞同你的观点。我认为黑人的组织很优秀,但关于这些组织的历史,却很少有人了解,他们实际上做出了很多创新。我也是逐渐了解和学习才知道他们实际上做了很多事,比如HBO有一档新节目叫做“观察者”,专门报道了俄克拉马洲塔尔萨的黑人华尔街,当地的黑人居民蓬勃发展,经济腾飞,成就斐然。但是遭遇了制度上的种族主义迫害,当地白人暴徒在黑人社区纵火,从上空投下炸弹,掠杀成千上万黑人。这样的事情让人觉得太可怕了。

总而言之,有关美国黑人的很多历史事实被掩藏起来了,就如我之前提到的黑人草根革命行动运动组织,还有新非人民组织,——这个组织是由前黑豹党人及前新非共和国组织成员创立的,至今仍在活动着,做出了大量优秀的工作。黑豹党人及其继承者们是忠实的社会主义信徒,我想美国统治者很惧怕这一点,惧怕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真正的民主,害怕他们在美国建立一种与资本主义完全不同的经济制度。事实上这些运动团体也做到了这一点,他们提供免费早餐计划、免费医疗项目、免费的政治教育课程等等,给美国,给各族人民带来了社会主义类型的经济模式,是一种全新的民间组织类型。

很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当权者为何如此惧怕黑人运动领袖,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曾公然声称这些人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之所以他说出这样的话,别忘了美国的情报部门是资本主义寡头家族的代言人。在美国,这些资本主义寡头控制着一切,那中下层的99%只是在挣扎着活下来,拼命地去偿还债务,承担巨额的医疗保险和高等教育费用;而那顶层的1%,或者少于1%,甚至只是千分之一的人,享受者这个国家的巨额财富。而且这些寡头还想在发财致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于是黑人积极分子就成了他们路上的阻碍。

卜杰富:我绝对同意您的观点——关于这本书我们还有很多可以深入探讨的地方,比方说图帕克本人,他极度聪明,天赋异禀,令人惊叹。但之前你所提到的一件事始终困扰着我,为了除掉阻碍寡头的人,这些种族灭绝政策是经过特别策划的、高度组织化的和制度化的,目的就是暗杀这些人,或者把他们送入大牢。这些手段中的一种,你把它叫做“定期行动”,能不能说一下这个具体是指什么?

约翰:我把这个叫做“标志性刺杀战术”或者“周年纪念日暗杀战术”,这种叫法的灵感来自威廉·佩珀,在他的书中称其为“杀戮指令”。1967年4月4号,马丁路德·金在河滨教堂发表演讲,公开宣称自己的反越战立场,在这个著名的演讲正好一周年之际,1968年4月4号,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威廉·佩珀就此事说过,他十分想弄清这只是个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我自己研究了黑豹党人、图帕克·夏库尔、黑人领袖特里斯·卢蒙巴和洛朗·卡比拉,可以明确地说,这些不是巧合!我认为这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一种战术,往人们的潜意识中植入一种讯号:如果敢于违背政府意愿,你会被暗杀和打压。我自己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干了三十多年的心理咨询工作,了解很多的关于潜意识的知识。实际上人脑中潜意识非常重要——不过也不必管潜意识还是非潜意识,民众已经收到这条威胁信息了:违背统治者,就有可能性命不保。

现在我们谈谈图帕克本人。休伊·牛顿被暗杀的那一年,图帕克作为新非黑豹党领导人,时常向他请教问题,并带领该组织活跃在美国的8至10个城市内部,宗旨是试图复兴黑豹党。除了定期向休伊·牛顿请教外,图帕克还经常向自己还在被困狱中的教父、前洛杉矶黑豹党领袖杰罗尼莫·普拉特(Geronimo Pratt)咨询如何领导新非黑豹党的意见。在领导新非黑豹党一年后,他卸任了该组织领导层职务,加入了获格莱美奖提名的Digital Underground乐团,并开展全球巡演。因为他认为以说唱作为武器进行革命运动,会比组织新非黑豹党的活动更为奏效。

图帕克在狱中时,差点结束了东岸和西岸说唱团体之间的对抗。因为他在狱中曾说过,罗尼莫·普拉特不得释放,他就誓不出狱。此言论弥合了不同黑人群体之间的矛盾,严重损害了联邦调查局反情报计划已取得的成果,粉碎了分裂休伊·牛顿、罗尼莫·普拉特和其他黑豹党领导人的阴谋。图帕克即将结束黑豹党领导人之间的分裂现状,并使大家团结一致起来;就在这时罗尼莫·普拉特可能得到了什么内部消息,劝他赶紧出狱,并协助他在外发展。不久后休伊·牛顿被暗杀。休伊·牛顿三周年忌日之际,图帕克被邀请作为荣誉嘉宾出席一个音乐节,在会上遭到袭击。暴徒开枪射击后追着他毒打,他拼命爬到警车下面藏起来,才堪堪免遭一死。而且现场迹象很明显,联邦调查局参与策划了这次事件,因为当时警方就在一旁,冷眼旁观这起袭击事件。

两年后,他在纽约的录音棚又遇到暗杀,杀手先射了他一枪,把他放翻在地,然后对着脑壳又射了两枪,子弹从后脑勺穿出前脑勺,但他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这很明显是一起暗杀活动,警方却称其为“时代广场上罕有的一起光线充足环境下的恶劣抢劫案”。录音棚是有监控设备的,所以大楼的看守向警方说,可以调取监控看看,警方把监控资料收走了,然后结了案子。之后开枪的人被保释了。这些事件是有目击证人的,兰迪·舒尔特·沃克(Randy Stretch Walker)是图帕克的朋友,在周年纪念日上目击了图帕克被暗杀的全过程。

后来图帕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去观看拳王泰森比赛的当晚,被成功暗杀;六个月后克里斯托弗·乔治·华莱士(Biggie Smalls)被暗杀,而且就是在泰森的另外一场拳击比赛当晚。当时华莱士正准备声明自己与图帕克之间并无嫌隙,东岸和西岸的说唱团队之间也没有多大仇怨,然而就在这时他被暗杀掉了。我觉得暗杀的策划者这样做,是为了加深东岸和西岸之间的矛盾,更确切的说,是如果有人敢于发表与他们意愿违背的言论,他们就杀人灭口;要的效果不止是杀人灭口,更是要杀人诛心,震慑世人。

这些就是我所称的“周年纪念日暗杀战术”,这样的操作是从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被中情局暗杀的40周年忌日和50周年忌日开始的。帕特里斯·卢蒙巴的助手,本可以成为刚果(金)领导人的洛朗·卡比拉(Laurent Kabila)也是这类暗杀的受害者。

卜杰富:嗯嗯,就发生在周年纪念日上。而且我相信美国政府一手制造了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因为我就来自俄克拉荷马,对特尔萨黑人社区很熟悉。这起爆炸案就发生在美国政府打击大卫教派的周年纪念日那天。——仔细想想,好像911时间也发生在周年纪念日上……

约翰:智利人推翻萨尔瓦多·阿连德的纪念日,1973年9月11日。

卜杰富:我们确实该查清楚这一系列谋杀案。

约翰:确实,图帕克短暂的一生激励了全球数百万的人变成行动主义者,去争取他们想要生活方式,这本身就是十分积极的。图帕克等人继承了黑豹党人的精神,影响了无数人。说到这里,你想不想谈谈哪些暗杀中的幸存者?

卜杰富:好呀,您的书中列举了很多被暗杀和非法监禁的人,名单很长,这些人极富创造力和艺术天赋,有很多令人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有一部分人因为中下层民众发声而遭到杀害,或是长期的政治监禁。比如穆米亚·阿布贾马尔,尽管世界各地的民众都在声援他,但还是被长期监禁在监狱中。您的书是2015年再版的,从那时至今,这些被非法监禁的人有什么新消息吗?

约翰:最近人们找到了两箱被藏起来的关于穆米亚·阿布贾马尔案的相关证据,当时检察官们故意不把这些证据交给他的辩护律师。所以穆米亚的案子要重新开庭审理了,这场官司是有利于他的,大家都在等待着新法官对案子的裁决,只是具体的开庭日期还没确定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而部分黑豹党人在被监禁数十年后终于得以释放,比如巴尔的摩黑豹党领导人埃迪·康威(Eddie Conway)。他出狱后在我和他共同的家乡——巴尔的摩做出了很卓越的贡献,创办“真实新闻网络”,是该地区一个很优秀的媒体企业。这家媒体真的很棒,我去过两次,感觉很好。再比如,布朗克斯·黑豹党领导人塞科·奥丁加(Sekou Odinga)是在最近五年前出狱的,也过得很好,不过在病逝前申请了安乐死。他的遗孀雅思明·芙拉(Yaasmyn Fula)也过得很好,是图帕克新唱片公司的负责人,并没有因为儿子的死而沉沦不前。他们的儿子耶夫·芙拉(Yaefu Fula)是图帕克的后备小组成员,在图帕克被暗杀的几个月后,也是被谋杀而死。凯瑟琳·克莱弗(Kathleen Cleaver)之前是全美黑豹党的发言人,现在是在教授法学,过去五年中是耶鲁大学的客座教授。桑卡·夏库尔(原名Monster Kody Scott)以前是帮派的领导人,现在成为社会活动家,在《纽约时报》写了一本产销书叫做《怪物》(MONSTER)。出狱后他变得更加激进,又写了很多的书,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遗憾的是穆图卢·夏库尔还没有出狱,他是图帕克的继父,依旧健在。还有一人是芝加哥的小弗雷德·汉普顿,他的父亲是芝加哥黑豹党的领袖。小弗雷德正在做着很优秀的工作,成立良心犯委员会(POCC),主持着全美的草根阶层民权运动工作。还有哈里·贝拉方特(Harry Belafonte),我的书中也提起过它,现在他已经年过九旬,很是高寿。他仍然在激励着很多人,其中就包括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丹尼和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合作过拍摄了一些著名的电影,既是一名优秀的演员,也是一个卓越的积极分子,被伯尼·桑德斯(美国联邦参议员,美国国会史上任期最长的无党派独立议员,译者注)为难过好几次,因为他参与了基层的民权运动。此外,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图帕克的新专辑会在明年或者后年发行。

卜杰富:我是他的忠实粉丝,发行出来一定买专辑。

约翰:而且全国黑豹党创始人之一的鲍比·希尔还在努力着,激励人们开展黑豹党未尽的事业。他还活着,就是对人们最大的激励。

卜杰富:这真的是……而且还有阿萨塔·夏库尔,她还在古巴,美国政府还拿她没有办法。她真的是逃脱资本主义寡头魔爪的典范。在结束访谈之前,您提到了小弗雷德·汉普顿,也在您的书的注释中介绍过他,我很感兴趣,想联系上他,访谈他,不知道他是否会介意?而且向您说明一下,在结束这一期访谈后,我会把访谈转录为文字稿,公布给大众看。这些绝对是对资本主义寡头的有力还击。

总而言之,您也比较忙,并且还在帮助成瘾的人戒毒,改善他们的生活;同时还要养活您的家庭。再问一问,您最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计划?

约翰:嗯,我目前在写一本政治小说,可能还会参与与此有关的电影制作。这就是我目前所做的工作,是在虚构与现实之间寻找一种巧妙的结合,主要着重在幽默和娱乐性上做一些调整。

卜杰富:我也在写书,我的第四本书,关于中国和西方帝国主义邪恶势力斗争的书,我们可以多沟通,互相给些好的建议。

约翰:好啊,太好了,卜杰富!

卜杰富:您是我邀请到的一位了不起的嘉宾,我已经读完了您的第二本书,或许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再进行一次关于这第二本书的访谈,这会是一个很不一样的访谈体验。这是另外一本警醒世人的著作,人们永远想象不到美国正在发生什么。——无论如何,非常感谢您的到来,我会在几天内把这次访谈内容发表出来。期待节目效果足够火爆,能给人们更多的启发和思考。也希望您能帮助我联系上一些相关的人,几个月后这些人或许就会出现在我的节目中。

约翰:没问题,感谢你邀请我来做客,期待和你的下一次谈话!

 

卜杰富:再次谈话,再见,约翰,保持联系!

 

附录

 

有助于读者进一步研究的关键词:

小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 Jr,约翰·波塔(John Potash),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 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美国中情局,联邦调查局, 美国烟草枪支管理局,美国税务局,联邦最高法院,地方警局,黑手党, 白人至上主义者,3K党,狱警,大众媒体,黑人活动家, 集权主义,法西斯主义,警察局,美国的前1%及其99%,精英阶层,2015,受贿,勒索,敲诈,谋杀,暗杀,可卡因, 海洛因,贫困阶层及少数族裔, 非法监禁,证据造假,编造证据,逼供,袋鼠法庭,心理操纵,假新闻,暗箱操作,伪造信件,犯罪,阴谋,陷害,中情局/联邦调查局操纵的公司,民主,新闻自由,种族清洗,种族灭绝,种族歧视,以色列,巴勒斯坦,民族清洗,美洲原住民,寡头,哈里·贝拉方特(Harry Belafonte), 阿萨塔·沙库(Assata Shakur),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 鲍比·希尔(Bobby Seale),黑豹党,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威廉·佩珀(William Pepper), Infragard组织,古巴,自觉犯人委员会(POCC), 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穆土璐·夏库尔(Mutulu Shakur),珊依卡·夏库尔(Sanyika Shakur), 阿菲尼·夏库尔(Afeni Shakur), 凯瑟琳·克莱弗(Kathleen Cleaver), 埃尔德里奇·克莱弗(Eldridge Cleaver),塞库·奥丁加(Sekou Odinga),亚明思·福拉(Yasmyn Fula),安乐死, 埃迪·康威(Eddie Conway),休伊·牛顿(Huey Newton), 杰罗尼莫·普拉特(Geronimo Pratt), 兰迪·思特奇·沃克(Randy Stretch Walker),比吉·思玛(Biggie Smalls),劳伦·凯比拉(Lauren Kabila),刚果,革命运动,新非洲共和国,新非人民组织,新非洲黑豹党,人民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韦斯·萨林根(Wes Swearingen), FBI反情报计划, 尼普西·罗素(Nipsey Russell),辛西娅·麦金尼(Cynthia McKinney), 谢尔顿·沃林(Sheldon Wolin),反极权主义,优生学, 亚特兰大儿童谋杀案,芝加哥,洛杉矶, 乔恩·哈金斯(Jon Huggings),班奇·卡特(Bunchy Carter)。

###

崛起中的中国的常客 (CRRS),并获得免费书籍!

支持我所有的努力工作,视频,播客和采访在CRRS通过贝宝!

支持我许多小时的研究和文章CRRS通过资金筹集!

成为中国科技快讯!现在就来看看你的未来吧!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同样的双赢目标:独特的研究、报道和讲述真相,以支持全球99%的人,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互利的21世纪。

团结一致, 卜杰富

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请支持我数百小时的研究、写作和发表文章,也为你翻译中文版!感谢体谅!

Why and How China works: With a Mirror to Our Own History


ABOUT JEFF BROWN

jeffBusyatDesktop

JEFF J. BROWN, Editor, China Rising, and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Dispatch from Beijing, The Greanville Post

Jeff J. Brown is a geopolitical analyst, journalist, lecturer and the author of The China Trilogy. It consists of 44 Days Backpacking in China – The Middle Kingdom in the 21st Centur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Europe and the Fate of the World in Its Looking Glass (2013); Punto Press released China Rising – Capitalist Roads, Socialist Destinations (2016); and BIG Red Book on China (2020). As well, he published a textbook, Doctor WriteRead’s Treasure Trove to Great English (2015). Jeff is a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for The Greanville Post, where he keeps a column, Dispatch from Beijing and is a Global Opinion Leader at 21st Century. He also writes a column for The Saker, called the Moscow-Beijing Express. Jeff writes, interviews and podcasts on his own program,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hich is also available on YouTubeStitcher Radio, iTunes, Ivoox and RUvid. Guests have included Ramsey Clark, James Bradley, Moti Nissani, Godfree Roberts, Hiroyuki Hamada, The Saker and many others. [/su_spoiler]

Jeff can be reached at China Rising, jeff@brownlanglois.com,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Jeff_Brown-44_Days) and Whatsapp: +86-13823544196.


Wechat group: search the phone number +8613823544196 or my ID, Jeff_Brown-44_Days, friend request and ask Jeff to join the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echat group. He will add you as a member, so you can join in the ongoing discussion.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The buck stops with YOU. If you don't share this, who will?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