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内塔尼亚胡的一语成谶 ——2018年内塔尼亚胡声称要炸毁贝鲁特港的黎巴嫩真主党武器库,于是贝鲁特港发生了与2015年天津一样的惨烈大爆炸

现在可以看博客用21不同的语言. 点击一下在下面左边“TRANSLATE”的标记就找到你的母语!

卜杰富 (Jeff J. Brown)写的;jeff@brownlanglois.com

上图是2020年8月4日贝鲁特港的大爆炸画面,这天津港的大爆炸场面极端相似

崛起中的中国的常客 (CRRS),并获得免费书籍!

支持我所有的努力工作,视频,播客和采访在CRRS通过贝宝!

支持我许多小时的研究和文章CRRS通过资金筹集!

成为中国科技快讯!现在就来看看你的未来吧!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同样的双赢目标:独特的研究、报道和讲述真相,以支持全球99%的人,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互利的21世纪。

团结一致, 卜杰富

 

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请支持我数百小时的研究、写作和发表文章,也为你翻译中文版!感谢体谅!

帮你的朋友、家人和同事一个忙,确保他们是聪明的中国崛起电台Sinoland

新闻学: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blog-2/ 
书: 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7/05/19/the-china-trilogy/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8/06/18/praise-for-the-china-trilogy-the-votes-are-in-it-r-o-c-k-s-what-are-you-waiting-for/  
网络: www.chinarising.puntopress.com  
推特: https://twitter.com/44_Days  
脸谱网: https://www.facebook.com/44DaysPublishing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eff-j-brown-0517477/
微信/WhatsApp: +8613823544196
VK (俄罗斯): https://vk.com/chinarisingradiosinoland  
关于我的: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about-the-author/  

住在中国16年的大街上, 卜杰富 

请以PDF文件形式共享和分发本文,

 

大爆炸:内塔尼亚胡的一语成谶-PDF version

 

访谈原文及音视频链接:

Exposé: Netanyahu announced to the world in 2018 that Israel was going to missile attack a supposed Hezbollah arms store next to Beirut Port. This week, they turned it into Beirutshima. Eerily similar to the 2015 destruction of Tianjin Port.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200812

 

文章:

本文阅前提示:本次报道基于全面收集的贝鲁特港爆炸事件的信息,在这里我很感谢当地勇敢的市民及记者提供了这些资料,包括有关的链接、照片和视频。同时为了撰写这篇报道,我花了许多时间来研究本次事件,联系了世界各地不少的相关人员。您可以通过一些支付手段来支持我的调查研究:比如支付宝和微信。

大爆炸

2015年,我曾报道过天津港大爆炸,在我看来,贝鲁特港大爆炸就是它的翻版。这是我之前报道天津港时的文章:《就像一颗小型核弹的爆炸:天津港》,链接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5/08/19/tianjin-port-explosion-shuts-down-chinas-tianhe-1-supercomputer-44-days-radio-sinoland-15-8-19/

在阅读本文时,请确认将文章中插入的短视频看完,这些视频是爆炸区附近高层建筑中的居民拍摄的。我还附入一篇《退伍军人日报》文章的链接,其中也包含了爆炸现场的视频。中国政府很可能掩盖了爆炸案的真相,以免民众要求政府对美采取相关的反击措施。因为如果压制不住这起事件,政府的统治根基,也就是政权的合法性会受到损害。

从以下图片中你可以看出,天津港和贝鲁特港的爆炸场面是十分相似的:

左图是天津港爆炸现场,右图是贝鲁特港爆炸现场

有这些相似点:

1、据说两个地方都放置了危险化学药品;

2、两起爆炸案都有大量等离子火球,表明有原子弹爆炸发生过的痕迹;

3、两起爆炸案都激起巨大的蘑菇云,耸入500多米的高空。可见下图:

可悲的是,传统的化学药品并不会造成天津港和贝鲁特港这样的大爆炸。也许天津的事件发生在深夜,我们不可得知更多细节,但贝鲁特港的爆炸就在光天化日下,蘑菇云很明显是深褐色的,与核弹爆炸的蘑菇云深度相似。

还有其他的相似点:

  • 两起爆炸案都释放了巨大能量,引起了里式5级地震;
  • 两起爆炸案都发生了二次爆炸,就像第二次的主爆炸部分还需要第一次引爆似的;
  • 两起爆炸案的爆炸范围分布最终都和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分布很相似(可以在我上文链接中看出这一点);
  • 如上面的图片显示的,两起爆炸案都有充满水的弹坑,显示这是非常高速的、具有穿透力的爆炸过程;
  • 这两次爆炸都是战争挑衅,但媒体掩盖了真相,相关政府也忍气吞声,避免了与美国或者以色列的正面战争冲突。特朗普曾在一次发布会上透露这些信息,并发过两次推文,声称他手底下的军事将领禀报过他,这些爆炸是袭击事件(https://news.yahoo.com/amphtml/trump-calls-massive-explosion-beirut-013519883.htm );
  • 最后一点,这两起爆炸案的目标很明确,都是直指中国。

 

正如泰克西(Taxi)在《柏拉图之枪》(译者注,这是研究中东地缘政治的出版物)刊文中所说,为了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准备与黎巴嫩签署一项长期协议,翻新和扩建贝鲁特港口(https://platosguns.com/2020/08/06/the-us-israel-and-beirutshima/),然后贝鲁特岛就发生了这起巨大的爆炸案。早先,2015年,中国从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的手中夺走了世界500强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第一的宝座 (https://defence.pk/pdf/threads/world-top-supercomputers-top500-list-june-2015.398555/ )。科技领域中超级计算机的研制是一项重要的竞争,也是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中国政府的国家超级计算机中心毗邻天津港,后来就因为天津港的炸弹袭击而被暂时关闭。

我表达得很明确,这里说是“炸弹袭击”而不是别的什么,且十分赞同泰克西的说法。有翔实的证据能够打脸那些声称这个说法只是“乱指控”、“含糊其辞”、胡乱“猜测”和“怀疑”的人,并狠狠踹醒他们。(这个可以看我写的别的材料: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4/02/godfree-roberts-shares-his-sars-cov-2-timeline-there-is-a-99-chance-it-should-be-called-the-yankee-coronavirus-china-rising-radio-sinoland-200402/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3/07/its-all-here-the-china-rising-radio-sinoland-covid-19-chemical-and-bioweapon-file-film-and-tape-library/ )。而且我认为有98%的可能是美国故意让中国感染并肆虐新冠病毒。

天津港爆炸案发生后,北京方面因上述所提及到的原因封锁了相关信息,包括媒体链接和证据,以免爆发正面的军事冲突。但贝鲁特港的爆炸案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相关的资讯和证据更容易获取到。正如在上面两个链接的文章中我所报道的那样,在这里,我同样有大量的证据来说明,包括数千名个体、组织、公司及某些国家政府参与了这起炸弹袭击事件,他们有明确的作案动机、策略和作案手段,他们都应该被告上法庭。美国和以色列政府既无法否认上述指控,也无法反驳下文的证据。

伏尔泰网蒂埃里·梅桑(Thierry Meyssan)的报道显示,以色列政府曾公开地宣称要轰炸贝鲁特港。2018年9月27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联合国高举一张卫星图片,声称拍摄到了贝鲁特港附近有一个所谓的军备库,图中箭头指示这里将是以色列导弹轰炸的目标。(参见https://www.voltairenet.org/article210676.htmlhttps://www.voltairenet.org/article210679.html )

就在这周,以色列兑现了它的承诺

 

《退伍军人日报》也做了很优秀的相关报道,但是报道内容被西方主流宣传机器所掩埋了。这篇报道的图片资料很清晰地告诉我们:贝鲁特港爆炸案的罪魁祸首是山姆大叔和犹太复国主义者。(https://www.veteranstoday.com/2020/08/07/breathtaking-case-closed-infrared-video-reveals-details-of-israeli-nuclear-missile/ )请看下面两图。

 

 

 

 

 

 

 

 

 

 

 

 

 

 

 

 

 

 

 

 

 

这是两张《退伍军人日报》透露出的图片,被西方主流媒体所封禁了,图片来源是特朗普现在所想封杀的抖音平台。哈尔· 特纳电台报道,贝鲁特港爆炸后,当地即时检测的核辐射量突然激增至平时的十倍以上 (参见https://halturnerradioshow.com/images/2020/08/05/BeirutRegion-Radiation-24Hours.png )

 

当地人也勇敢地挺身而出,指证自己亲眼目睹了战机在头顶呼啸而过的事实。黎巴嫩女演员卡门·莱伯斯(Carmen Lebbos)在抖音上发布视频作证,称她两次看到两架飞机在爆炸上空驶过!

 

 在下一段视频中,两名目击者声称看到了战斗机在袭击中划过的身影;有意思的是,第三个目击者说在港口存储了硝酸铵。后来《退伍军人日报》的调查结果排除了硝酸铵的可能性。因为如果有的话,黎巴嫩真主党成员肯定很早以前就将其存放在他们控制下的山区弹药仓库中。此外,退一步说,即使有硝酸铵,也需要与燃油混合方可爆炸,从而制造出铵油炸药。(参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5nGfuPsNpw

 

这是另一段现场视频,你可以听出人们在描述那架飞机,紧接着就被爆炸的气流掀翻了。

 

还有一些人对着天空录像,听到和看到飞机划过,实施了袭击。《亚洲时报》提供了一些目击者的证词,并公布了一些照片。(参见https://asiatimes.com/2020/08/planes-heard-seen-in-skies-of-beirut-before-blast/ )下面两个链接记述了一个贝鲁特港男子的描述,他亲眼看到了战机发射导弹的过程。(参见https://www.facebook.com/540764796047069/videos/2763183187234038  and https://www.facebook.com/540764796047069/posts/3006496262807231/ )这位石化工人称,“当时我们就在港口,遭到攻击”,他在起重机和集装箱的浓烟中拍下了一些画面,周围的运输车辆还在嗡嗡作响,“是一架飞机攻击了港口两次,或者是两架飞机,先后攻击了港口”。他的视频显示浓烟从法国达飞轮船公司的集装箱上升起,冒着琥珀色的火光。“我只是觉得被袭击了,我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拍视频的手一直在颤抖着,担心像其他人一样死在爆炸中。目前统计中,死亡170多人,随着搜救的开展,死亡和失踪人数还会上涨。希望这些死者能够安息于天堂。

下面这段视频是当时拍摄的爆炸场面,视频显示爆炸发生时正好有一架F-16战机飞过,在视频的第16秒和第40秒暂停一下,你会看到这战机是斜飞入贝鲁特港的,然后又平飞出去。还有谁能买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16战机?以色列持有300多种战争武器,一直以来都是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使用导弹袭击手段来威吓邻国。

尽管西方主流媒体可以屏蔽《退伍军人日报》的图片,但相关消息还是无孔不入。下面这段视频是随机从网上获取到的,就像被炸死的港口工人一样具有随机性。而这些视频内容从侧面证实了《退伍军人日报》的报道。

 

贝鲁特港的爆炸明显是热压炸弹引起的,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这就是为什么手机视频片段都显示出人们被气浪掀得猛烈晃动的原因,当时的气爆速度非常高。这与天津港的爆炸不同,天津并没有形成热压气流。(https://www.liveleak.com/view?t=2MAE_1596557003)



在制造贝鲁特港爆炸之前,以色列先在叙利亚进行了一个小型爆炸试验。

 

 

下面链接中的这篇文章说这是俄罗斯弄的武器试验,但我很想问的是,俄罗斯有什么必要跑到叙利亚去做热压炸弹试验?这个国家有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广阔荒地可以用。哪个国家最缺土地来做武器测试?——以色列,因而它才是首号疑犯。(https://www.liveleak.com/view?t=9nyQR_1576254676

就像我在《中国三部曲》(见下文)中所写的那样,六个摩萨德特工(以色列特工)精心打扮成阿拉伯人模样,在911之日于世贸中心双子塔上疯狂舞动,为袭击的发生而庆祝,并被拍摄下来。后来在警察盘问下,他们表明了自己以色列特工的身份,美国政府就没有对他们进行更深一步询问,并允许他们离境,他们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逃避大规模屠杀”。(但我们都知道谁是大屠杀的制造者!)时至今日,以色列议会的前成员摩西·费格林(Moshe Feiglin)还恬不知耻地声扬:贝鲁特港被炸是“来自上帝的礼物”,并称此次爆炸绝非偶然,以色列“应该为此感到自豪”。我敢肯定的是,每个犹太复国主义者都在这一场毁灭与死亡(贝鲁特港爆炸)之中感到了相同的快乐。在法国,《退伍军人日报》遭到了诸多封锁,为了避免本文读者也遭遇这些问题,我在下文添加了三篇重要文章的链接,并把文章内容摘要出来,以飨读者。

这些文章我也是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当时是让我朋友通过电子文档将这些文本发给我的。所以也呼吁大家支持《退伍军人日报》,他们真的是一个很不错调查机构。

 

文章一:以色列提前计划了对贝鲁特港的核袭击,并成功实施

作者:戈登·达夫(Gordon Duff),2020年8月9日。

文章链接:https://www.veteranstoday.com/2020/08/07/source-israel-planned-the-nuke-attack-on-beirut-years-in-advance-exactly-how-they-did-it/

《退伍军人日报》从一个情报机构那里拿到了这篇报道内容,这个机构调查清楚了贝鲁特港的核爆炸攻击是如何实施的,同时也清楚以色列是如何预谋这起袭击的。这次袭击很早就谋划了,早到以色列“摩萨德”特工组织还未建立时就开始策划了。下面是关于贝鲁特港核炸弹袭击的惊人事实(来自《退伍军人日报》的报道):

人们怎么会轻信贝鲁特港装满了硝酸铵的谣言呢?其实并没有,导弹是唯一的解释!其余的一切流言都是伪造的,都是精心策划的手段。

人们真的在佐治亚州找到了那家所谓的硝酸铵生产的工厂(最初的报道称是摩尔多瓦的工厂,但是当南苏丹国家警察局不能证实这个消息时,他们又在佐治亚州弄出这么一家工厂)?有没有人去求证过格鲁吉亚的工厂是否真的生产了这么多硝酸铵?黎巴嫩的白痴政府官员是否真的去检测了哪怕一袋化学物品,来确认这些袋子里面真正装的是什么,还是说他们只是看了看纸面上的货品运输单?

一般来说,在进出口贸易中会有SGS检测报告或类似的检测单,能够透露货品买卖双方及交易中介人的相关信息。但是有人真的去审查了这些报告吗?为什么人们猜测中的买方在四天之内变了三次?却没有人想到这个买方其实只是以色列的一个傀儡公司,用来掩人耳目罢了!

人们查不到这家影子公司是很合理的,因为这家公司最初的目的并不是用来运输硝酸铵,而是用来打通以色列前往贝鲁特港的航线。简而言之,根本不存在硝酸铵这回事,这些全是假的!现在,同样的港口爆炸阴谋也在亚丁湾港上空编织着,而“聪明”的地方当局很快否认了媒体的相关报道。

以色列摩萨德特工组织和美国中情局是这样来编织骗局的:

  • 他们先在运输的袋子里装满沙土,然后在袋子上标上硝酸铵的标签。

2、他们让一名俄罗斯或以色列特工(所谓的“塞浦路斯”俄罗斯商人)购买一艘廉价的打捞船。

  • 然后他们把这些虚假的硝酸铵(实际上是沙土)运到港口,与一个虚拟的非洲人买家签订了一份虚假的协议,然后把货物扔在港口,放在仓库存起来了。一直没有人审查这些货物是否真是硝酸铵,如果是,这个买家为什么要把自己买来的价值200多万美元货物遗弃在港口?类似的疑点还有很多。
  • 然后他们再将货轮从伊斯坦布尔开到希腊,再开到贝鲁特港。
  • 接着他们又故意用这些沉重的沙土压烂货船甲板,买通贝鲁特港的一群政府官员,让当局允许他们在港口卸下这些标有硝酸铵字眼的沙土袋子。
  • 在当地法庭判决的前两天,他们将船凿沉,以此来增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从而将所有责任推给黎巴嫩真主党。
  • 这两个情报部门原本也想不到法庭判决期限竟然能拖得这么长,这助力了他们成功地将这些沙土袋子寄存在港口数年之久。
  • 这就是核弹之所以落到贝鲁特港的全部事实,仅此而已。
  • 如果你熟悉进出口业务(我本人在中国、印度、南美和中东工作了二十年),你就能体会到黎巴嫩港口管理人员多么愚蠢。港口的仓储费用是极高的,尤其是室内仓库。
  • 所以当听说12号仓库被用来存放沙土袋子长达6年之久,而且历年的海关年底清算期间竟没有拍卖这些货物,所有人都感到很惊诧。很明显是有人受贿来拖延这些货物的滞留,一直拖到了以色列的袭击行动实施。狠狠给了当地草包法庭一记响亮的耳光。
  • 如果这些货物确实是高浓度的硝酸铵的话,那么真主党、民兵团体或者当地的走私团伙会在滞留的头几个月就抢走这批货物。比方说,我有十几个亲戚就能做到这一点,他们知道黎巴嫩每个港口的每个细节,哪里有条缝,哪些货物在下周到达,经过达布锡和叙利亚的哪些地方,怎么卖到高价。这些信息他们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 周所周知,实际上一直以来以色列特工在贝鲁特港经营进出口业务。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从不检查和审核货物运输单吧?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从不追踪这些货物的来源及其行迹吧?……我会在之后发表关于以色列人在港口贸易中的一些惊人操作,等着吧。
  • 回顾一下,编造的格鲁吉亚货源、编造的买家、编造的打捞船,以及为了拖迟法庭判决而编造的封面新闻故事……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实施核弹袭击,而且不排除美国也参与到了以色列的袭击行动中。

 

 

文章二:谁将贝鲁特港夷为平地?

文章链接:https://www.veteranstoday.com/2020/08/09/who-nuked-beirut/

作者:凯文·巴雷特(Kevin Barrett),《退伍军人日报》编辑。

作者简介:凯文·巴雷特(Kevin Barrett)博士,阿拉伯伊斯兰专家,是美国反恐战争最著名的批评家之一。他是TRUTH JIHAD RADIO的主持人,是《伪旗周报》的创办人。他还多次亮相于Fox、CNN、PBS和其他广播电视台上,并在《纽约时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芝加哥论坛报》和其他重要出版物中刊发专题报道和专著。巴雷特博士曾在旧金山、巴黎和威斯康星州的大学任教,并于2008年竞选国会议员。他目前是非营利组织者、作家和访谈类主持人。

他的联系方式是:http://www.truthjihad.com,truthjihad@gmail.com

 

如果详细分析贝鲁特港爆炸的技术细节,人们能发现所谓硝酸铵引发爆炸只是一个幌子,除非爆炸中心附近还有个加油站。想一想,谁将贝鲁特港夷为平地的?相信亲眼见过爆炸的蘑菇云的人,都能轻易看穿硝酸铵爆炸或炸药爆炸背后的谎言。这也是本周《伪旗新闻》的J·迈克尔·斯普林曼(J.Michael Springman)在周五晚接受《退伍军人日报》高级主编高登·达夫(Gordon Duff)采访时的主题。

那些希望进一步探究这个问题的人应该读一读高登的文章,同时也读读泰克西(Taxi)的《美国、以色列及贝鲁特岛》、伊斯库巴(Pepe Escobar)的《谁是贝鲁特港爆炸的获益者?》、理查德·西尔弗斯坦(Richard Silverstein)关于以色列情报的来源报道和我与托尼·霍尔(Tony Hall)教授的相关讨论。

大规模杀害平民的恐怖分子,——例如广岛和长崎(还包括德累斯顿和东京)背后的美国恐怖分子以及贝鲁特灾难之后的以色列恐怖分子,通常遵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动逻辑。他们习惯以量化的计算方式来支撑可以大屠杀合理性的论断:将城市夷为平地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仅仅”杀死了50万人就结束了战争,而侵略战争会死数百万人(这死亡数字居然能用来作比较?!)以色列人的计算方式更为奇葩,在他们看来,犹太人的生命价值趋于无穷大,而非犹太人的生命价值趋近于零。因此他们大规模屠杀非犹太人,尤其是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甚至怀疑这群人的生命价值是负数),屠杀他们就等同于重建一个“完全洁净的世界”。

本周《伪旗周报》援引了关于广岛的一篇文章,指出即使这样的手段(原子弹爆炸)挽救了二战中很多人的性命,但广岛和贝鲁特港的事件仍然难说是什么道义之事,因为这就是杀戮。正如哲学家格特鲁德·安斯科姆(Gertrude Anscombe)所言:“如果你不得不在烹杀一个婴孩和发动一场战争杀死成千上万人之间进行抉择,你会怎么做?对于人们来说,选择杀害无辜的婴孩来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似乎是合理的,但这永远是谋杀。”我也想将这个问题抛给我的读者,以让大家考虑清楚“首先不伤害”的医学准则对于社会的适用性(或不适用性),以及那些疫苗接种项目所造成的哲学问题。比如使用疫苗可能会杀害或灭绝某些生命,但却能实现对人类社会的益处,或者是有利于其中某一部分人的益处。

再来谈谈硝酸铵和燃油的爆炸原理。这是一些背景知识的补充,有助于拆穿以色列人及西方媒体的谎言。如不感兴趣可跳过。

1956年12月,梅尔文·库克(Melvin Cook)发明了一种新型爆炸物,成分为硝酸铵、铝粉、水的混合物。这种新型炸药的安全性和效率很高,是革命性的一次发明。随后的测试引发了炸药新领域的迅速发展:泥浆炸药横空出世。这项发明将炸药工业从“危险炸药”时代转变为“安全矿浆”和干式炸药时代。1972年,库克使用镀铝浆料开发了BLU-82型炸药,这是当时最强大的化学炸弹。

ANFO(铵油炸药)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爆炸性混合物,它所采用的油通常是2号燃料油或者柴油,有时会用煤油、煤尘甚至蜂蜜。通常,铵油炸药非常易爆,爆炸时是直接炸开,而非爆燃,爆炸同时高速分解并释放能量。铵油炸药由不同的燃料和氧化剂反应,因而需要密封保存和有效引爆。这类炸药的灵敏度相对较低,通常需要催化剂及辅助装置来引爆。当其效率惊人,同等当量下爆炸效率相当于TNT炸药的80%,有的混合类型甚至能超过TNT的爆炸效率。ANFO爆炸的基本化学原理是硝酸铵(NH4NO3)与长链碳氢化合物(CnH2n + 2)反应形成氮,二氧化碳和水。在理想的化学计量平衡的反应中,ANFO由大约94.3%的AN和5.7%的FO组成。在台式喷砂机中,硝酸铵燃料油已基本取代了炸药和明胶,浆状爆炸剂替代炸药、明胶以及干式爆炸剂。目前使用最广泛的干式喷射剂是硝酸铵颗粒(多孔颗粒)和燃油的混合物。燃料不是纯CH2,但足以生成反应。油和硝酸铵的均匀混合对于充分爆炸的形成至关重要,因而制造商会预先混合和包装一些爆炸剂。在未预混合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几种现场混合方法来实现油和硝酸铵的均匀混合。与其他燃烧反应一样,氧气不足会促进一氧化碳和未燃烧的有机化合物的形成,并且几乎不会产生氮氧化物。氧气过量则会导致更多的氮氧化物和更少的一氧化碳及其他未燃烧的有机物。硝酸铵和燃油(ANFO)的混合物在燃油含量超过5.5%会导致氧气不足。此外,来自喷砂帽的爆炸波不够强大,无法引起爆炸,因此必须使用助推器。与主装药相比,这些列车中使用的喷砂帽和安全保险丝的收率通常较小,因为其收率大致与所用炸药的重量成正比,而主装药占总重量的大部分。不敏感的干喷剂的优点是它们的安全性,易于装载和价格低廉。硝酸铵是水溶性的,因此某些喷砂机在潮湿的孔中将水从孔中抽出,插入塑料套管,然后将爆炸剂装入套管中。应采取特殊的预防措施,以避免可能的静电荷积聚,尤其是在气动加载时。 当氧平衡适当时,干炸药的烟气质量使其可以在地下使用。罐装炸药曾经被广泛使用,具有无限的耐水性,但缺乏易于装载和直接与钻孔耦合的优点。

 

文章三、《耶路撒冷邮报》:以色列将贝鲁特港带入地狱

作者:乔纳斯·亚历克西斯(Jonas E.Alexis),2020年8月9日。

作者简介:乔纳斯·亚历克西斯拥有数学和哲学学位,在研究生阶段学习教育学。他的主要兴趣包括美国外交政策,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历史以及相关思想史。他是新书《犹太复国主义与西方:塔木德思想是如何破坏西方文化》的作者。他目前正在写一本书,暂定名为《失败者的失败:进化心理学,社会生物学和白人身份的哲学和道德批判》。同时他正在韩国国内授课。

文章链接:https://www.veteranstoday.com/2020/08/09/jerusalem-post-israel-blew-up-beirut-to-hell 。《退伍军人日报》的报道一直是正确的,以色列摧毁了贝鲁特港,让它在核导弹爆炸中分崩离析。

作者联系方式:Logoswars1@gmail.com

 

首先,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色列前议会成员摩西·费格林(Moshe Feiglin)将贝鲁特港大爆炸称为“来自上帝的礼物”。费格林明确说到:“今天是犹太人的涂巴夫节,是充满欢乐的一天,我们应当对上帝和所有天才英雄人物表示由衷的感谢,他们真的为我们组织了这次美好的庆祝活动,以此来纪念爱情的美好。为了纪念涂巴夫节,我们在贝鲁特港举办了一次精彩而特殊的焰火表演。”[1]费格林进一步指出,这次爆炸绝不是偶然的,以色列人“应该为发生的事情感到自豪”。很明显,他的这番言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最近透露了一些新的信息,刊发的内容显示,《退伍军人日报》一直以来都是正确的,是以色列摧毁了贝鲁特港,让它在核导弹爆炸中分崩离析。一篇题为《纳斯拉拉威胁称要对贝鲁特港爆炸案中的以色列以牙还牙》的文章中指出,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哈桑· 纳斯拉拉威胁说要炸毁以色列,方法是在以色列海法港引爆氨气罐,造成大规模爆炸,就像在贝鲁特港发生的“硝酸铵爆炸”一样(实际为核导弹攻击)。此外,据一份泄露的外交电报显示,自2009年以来,真主党一直试图通过叙利亚来获取硝酸铵,并向黎巴嫩农业部渗透组织成员。[2]总之,这整篇文章透露出一种口风,暗示贝鲁特港就应该被炸毁,因为这个地区本身就是恐怖组织的窝点。当然了,这篇文章没有提到以色列是贝鲁特港爆炸案的主要祸首,但确实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让人能够意识到以色列知晓贝鲁特港爆炸案的一切真相。文章还称:“贝鲁特港的不当操作,使得存放多年的硝酸铵发生爆炸。有关资料显示黎巴嫩真主党使用氨作为催化剂,研制破坏力成倍上升的导弹。真主党很可能掌握了贝鲁特港仓库及过往船只运输化学药品的信息。尽管硝酸铵平时只是一种常用的农业肥料,但是也可以用于研制炸药。”[3]言下之意是,真主党应该为这起爆炸负责;以色列不是责任方,如遇到袭击,以色列及其特工会采取自卫手段。但到目前为止,大爆炸造成了贝鲁特港158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经济损失超过150亿美元。[4]

当然了,手执棒球棍和九齿钉耙的《今日美国》报作者麦肯齐·萨德吉(McKenzie Sadeghi)又蹦跶出来了,声称以色列不是贝鲁特港爆炸案的幕后黑手,理由是以色列的领导人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否认了相关指控。但是萨德吉又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刚刚证实了贝鲁特港遭到无人机轰炸袭击,同时认为这是黎巴嫩政府与极端恐怖组织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军事冲突。爆炸的发生地具体是港口的一家鞭炮制造厂,据说该厂长期存放爆炸物,甚至生产真主党用于对抗以色列的武器。”[5]我们假设这一说法是真确的,也就是黎巴嫩真主党在贝鲁特港制备武器来袭击以色列。那么,炸毁港口对谁最有利?是真主党还是贝鲁特人?——结合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发布的信息,以色列领导人根本不可能脱离干系,向全世界说以色列在这起爆炸中是清白的,这样的洗白绝不会有任何效果。此外,谁还记得内塔尼亚胡最后一次向世界公众说真话的样子?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善者!1995年内塔尼亚胡的《打击恐怖主义》一书中说过:“目前最好的估计是,伊朗要拥有独立生产核武器的能力,至少还有三到五年的路要走。这之后,伊朗将无需从国外进口技术和材料,而能够制造原子武器。”[6]

十四年之后,伊朗还是没有核炸弹,美国和以色列的情报部门早就普遍认为伊朗放弃了核弹制造计划。[7]但内塔尼亚胡为他捏造的这些谎言付出任何代价了吗?他也从未向被诽谤的伊朗表示任何歉意。以色列国防军中将本尼·甘茨(Benny Gantz)曾说过,“伊朗领导人还是非常理性的,他们本身对制造核武器不感兴趣”[8]。但内塔尼亚胡有听进去这些中肯的建议吗?

很明显,没有。内塔尼亚胡仍在编造谎言:伊朗拥有核武器,伊朗正在计划进攻西方世界,伊朗正在建立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网络,伊朗……因此我们必须进行军事演习。以色列的前政客及目前的新闻评论员尤西·塞里德(Yossi Sarid)对内塔尼亚胡的漫天谎言也感到十分厌倦,公开称内塔尼亚胡是“神经病”,并质疑“以色列议会的角落里怎么能容忍这个应该接受精神治疗的病人稳坐其中!”[9]他认为内塔尼亚胡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一再地“混淆事实与想象”,“这些特征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会表现出来的”[10]。后来塞里德还强调,内塔尼亚胡“一直以来都在撒谎” [11],“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12]

记住这一点,在数年之后,当一切恢复平静,几乎所有人忘了贝鲁特港大爆炸时,但我们仍可以肯定,以色列档案馆的文件还是能揭示这起爆炸案的真相,以色列就是幕后黑手。不知道人们是否还记得美国与以色列的“自由号”事件,多年以来,以色列一直在否认对该事件负责,但以色列的档案文件及《耶路撒冷邮报》却一直在表明,以色列就是下黑手的人。[13]据遇袭时在现场的美国海军军官詹姆斯·恩尼斯(James N. Ennes)及一名船员所述,当时以色列很清楚他们自己在做什么,美国应该对这次袭击作出还击的。

 

文章三参考资料:

[1] Emily Czachor, “’Gift From God’: Former Israeli Parliament Member Celebrates Beirut Explosion,” Newsweek, August 6, 2020.

[2] Seth J. Frantzman, “Nasrallah threatens to blow up Israel with same chemicals as Beirut blast,” Jerusalem Post, August 8, 2020.

[3] Ibid.

[4] “Death toll of Beirut blast rises to 158, with more than 6,000 injured: Health Ministry,” Daily Star, August 8, 2020.

[5] McKenzie Sadeghi, “Fact check: No evidence Beirut blast was an Israeli attack,” USA Today, August 7, 2020.

[6] Benjamin Netanyahu, Fighting Terrorism: How Democracies Can Defeat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Terrorists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995), 121.

[7] “‘US, Israel agree Iran abandoned nuclear bomb,’” Jerusalem Post, March 18, 2012; James Risen and Mark Marzetti, “U.S. Agencies See No Move by Iran to Build a Bomb,” NY Times, February 24, 2012.

[8] Julian Borger, “Israel army chief contradicts Netanyahu on Iran,” Guardian, April 25, 2012; “Israeli military chief: Iran will not decide to make nuclear weapons,” Guardian, April 25, 2012.

[9] Yossi Sarid, “This Israeli Politician Is Basically a Psychopath. Guess Who,” Haaretz, January 23, 2015.

[10] Ibid.

[11] Yossi Sarid, “Beware: Republican Jews on the Warpath,” Haaretz, February 8, 2015.

[12] See for example Akiva Eldar, “Netanyahu’s Speech of Lies,” Haaretz, September 26, 2011; Scott Peterson, Imminent Iran Nuclear Threat? A Time of Warning Since 1979,”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November 8, 2011; John J. Mearsheimer, Why Leaders Lie: The Truth About Lying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13] See for example Arieh O’Sullivan, “Exclusive: Liberty attack tapes revealed,” Jerusalem Post, June 6, 2004; Miriam Pensack, “Fifty Years Later, NSA Keeps Details of Israel’s USS Liberty Attack Secret,” The Intercept, June 7, 2017.

###

崛起中的中国的常客 (CRRS),并获得免费书籍!

支持我所有的努力工作,视频,播客和采访在CRRS通过贝宝!

支持我许多小时的研究和文章CRRS通过资金筹集!

成为中国科技快讯!现在就来看看你的未来吧!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同样的双赢目标:独特的研究、报道和讲述真相,以支持全球99%的人,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互利的21世纪。

团结一致, 卜杰富

使用微信和支付宝,请支持我数百小时的研究、写作和发表文章,也为你翻译中文版!感谢体谅!

Why and How China works: With a Mirror to Our Own History


ABOUT JEFF BROWN

jeffBusyatDesktop

JEFF J. BROWN, Editor, China Rising, and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Dispatch from Beijing, The Greanville Post

Jeff J. Brown is a geopolitical analyst, journalist, lecturer and the author of The China Trilogy. It consists of 44 Days Backpacking in China – The Middle Kingdom in the 21st Centur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Europe and the Fate of the World in Its Looking Glass (2013); Punto Press released China Rising – Capitalist Roads, Socialist Destinations (2016); and BIG Red Book on China (2020). As well, he published a textbook, Doctor WriteRead’s Treasure Trove to Great English (2015). Jeff is a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for The Greanville Post, where he keeps a column, Dispatch from Beijing and is a Global Opinion Leader at 21st Century. He also writes a column for The Saker, called the Moscow-Beijing Express. Jeff writes, interviews and podcasts on his own program,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hich is also available on YouTubeStitcher Radio, iTunes, Ivoox and RUvid. Guests have included Ramsey Clark, James Bradley, Moti Nissani, Godfree Roberts, Hiroyuki Hamada, The Saker and many others. [/su_spoiler]

Jeff can be reached at China Rising, jeff@brownlanglois.com,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Jeff_Brown-44_Days) and Whatsapp: +86-13823544196.


Wechat group: search the phone number +8613823544196 or my ID, Jeff_Brown-44_Days, friend request and ask Jeff to join the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echat group. He will add you as a member, so you can join in the ongoing discussion.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The buck stops with YOU. If you don't share this, who will?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