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决”与“为人民服务”:黑豹党幼崽组织主席小弗雷德·汉普顿及其成员所进行的之革命,所开展的反美种族压迫之斗争 ——富有远见的斗争与希望之宣言. 《崛起中的中国》200527期

现在可以看博客用21不同的语言. 点击一下在下面左边“TRANSLATE”的标记就找到你的母语!


卜杰富 (Jeff J. Brown)写的

 

上图:主席小弗雷德·汉普顿,与富有远见的意识囚犯委员会(POCC)和黑豹幼崽。

崛起中的中国的常客 (CRRS),并获得免费书籍!

支持我所有的努力工作,视频,播客和采访在CRRS通过贝宝!

支持我许多小时的研究和文章CRRS通过资金筹集!

成为中国科技快讯!现在就来看看你的未来吧!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同样的双赢目标:独特的研究、报道和讲述真相,以支持全球99%的人,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互利的21世纪。

团结一致, 卜杰富

帮你的朋友、家人和同事一个忙,确保他们是聪明的中国崛起电台Sinoland

新闻学: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blog-2/ 
书: 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7/05/19/the-china-trilogy/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8/06/18/praise-for-the-china-trilogy-the-votes-are-in-it-r-o-c-k-s-what-are-you-waiting-for/  
网络: www.chinarising.puntopress.com  
推特: https://twitter.com/44_Days  
脸谱网: https://www.facebook.com/44DaysPublishing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in/jeff-j-brown-0517477/
微信/WhatsApp: +8613823544196
VK (俄罗斯): https://vk.com/chinarisingradiosinoland  
关于我的: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about-the-author/  

住在中国16年的大街上, 卜杰富 

 

可下载的PDF文件来分享和分发:

自决”与“为人民服务”:黑豹党幼崽组织主席小弗雷德·汉普顿及其成员所进行的之革命,所开展的反美种族压迫之斗争

 

“自决”与“为人民服务”:黑豹党幼崽组织主席小弗雷德·汉普顿及其成员所进行的之革命,所开展的反美种族压迫之斗争

 

——富有远见的斗争与希望之宣言

 

《崛起中的中国》200527期

 

翻译,郑还杏,201921041025@mail.bnu.edu.cn

 

(注:可点此链接获取访谈音视频及转录稿)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5/27/chairman-fred-hampton-jr-the-black-panther-pantha-cubs-their-revolution-for-self-determination-to-serve-the-people-and-fight-the-us-governments-ongoing-program-of-domestic-genocide-on-china/

 

阅前提示

弗雷德主席的联系方式已附于本文文末;

为保护弗雷德·汉普顿先生故居,并将其开发成纪念馆,笔者已捐献部分资金用于援建(https://www.gofundme.com/f/SaveTheHamptonHouse50/)。笔者在此倡导广大读者也加入到这富有意义的捐献中来!

本文添加了许多超链接,以供读者进一步研究和探讨。此外,还有笔者访谈约翰·波塔什关键字汇总,结合本次访谈的关键词,以供大家参考查阅。

 

引言

多年来,很少有访谈到的人能够像小弗雷德·汉普顿主席这样使我感动,与他的接触,开启了我的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所描述的“知觉之门”。相对于大多数西方人,我的反帝国主义意识已经较为超前了。(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china-rising-the-book/)研究黑豹党,结识小弗雷德主席,与他的母亲阿夸·奈杰里(Akua Njeri,以前名叫黛博拉·约翰逊Deborah Johnson)畅谈……这些活动完全砸碎了我对美国的“大熔炉”隐喻(The Melting Pot)的幻想。

我非常敬重黑豹党人,他们曾经和现在依然受共产主义伟人(如毛泽东、胡志明、切格瓦拉)激励和启发,坚信黑豹党的社会主义基础根植于坚持黑豹党作为人民的先锋队、人民的党、革命的党等坚定立场;坚持权力来自人民,为人民服务,团结各族人民;并坚持实现“自决”(黑豹党的两个核心理念:自决self-determination和自足self-sufficiency)的崇高目标。这些不是黑豹党人空洞的言论,他们曾经、现在也依然在为自由而战,为自由而死。他们认为发生在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的暴力镇压和资本主义恐怖主义与发生在美国的黑人、印第安人、棕色人种、黄种人及穷人的种族灭绝与压迫政策密不可分。这些思想也盛行于其他反帝国主义团体,比如著名的美国印第安运动(AIM –http://www.aimovement.org/)和阿兹特兰奇诺学生运动(MEChA –  https://nationalmecha.blogspot.com/)。

我同样敬重这些自由战士的智慧与雄辩力,倾听和观看黑豹党人物的影音资料,深入了解小弗雷德主席、他的父亲弗雷德·汉普顿、母亲阿夸·奈杰里、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阿萨塔·沙库尔(Assata Shakur)、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和其他许多仁人志士等,但凡有点良知和热血的人,谁人不对他们肃然起敬?对于这群象征着人类不屈精神与正义之塔的志士们,美国政府的唯一手段是赶尽杀绝。但是正如小弗雷德主席所说:“你能杀掉革命者,但无法消灭革命!”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回到悲哀的现实之中。20世纪六、七十年代,数百万美国白人中产阶级抗议越南战争、反对屠杀亚洲人、抵制美国官僚资本主义政府一贯采取的种族压迫及种族灭绝政策。1968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举办过程中,芝加哥发生了抗议游行和暴动,成千上万的抗议者与警察在街头激烈搏斗。运动中那些热忱的白人中上层阶级示威者奋力阻止越南战争,却被数百年以来内化的种族主义、文化优越感蒙蔽了双眼,完全忽略了芝加哥城南的黑人们开展的“正义即暴力斗争”活动。黑人们的斗争至今还是被他们所忽视。现如今,芝加哥的黑人群体已把芝加哥戏称为“Chiraq”,因为这里像战争中的伊拉克(Iraq)一样,充满暴力与骚乱;芝加哥南部俨然一片被入侵、占领、掠夺的焦土,民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令人发指的是,美国政府依然在残暴地实施着种族压迫政策,比如盗窃土地和资源,进行文化清洗,设立袋鼠法庭和集中营,只是实现手段略有不同。这些手段不仅仅只针对芝加哥南部的被压迫群众,还包括全美所有有色人种(黑人、印第安人、棕色人种、亚裔),使这些人深陷于都市的贫民窟中,如挣扎生活在第三世界的荒郊野外一般。美国中情局在全球贩卖政变和政治阴谋,像贩卖海洛因、可卡因一样,故意将这些有毒的政治元素注入目标人群中,以达到削弱、埋没、杀灭他们的目的。同时,中情局也制造着常态化的犯罪、枪支暴力、大规模政治监禁和银行及商业洗钱活动。

追溯以往的历史,十九世纪的草原民粹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劳工运动屡屡败于美国人口那占比仅仅1%的资本家们。当被压迫的白人与有色人种开始联合起来时,寡头们非常清楚如何利用美国白人与生俱来的种族优越感来分裂这种联合。比如为白人劳动者提供一些额外的便餐,亦或是给予白人稍高一些的社会地位。而当有色人种们开展革命斗争时,比如20世纪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资本家们并不慌乱——他们早已有应对策略,那就是想方设法对这些敢于反抗的人赶尽杀绝。

正如这份访谈所揭示的,美国的种族灭绝与压迫始于1607年的詹姆士镇(Jamestown),剥削奴隶,残杀印第安人,至今这类行径仍发生在美国的日常生活中。

时至今日,美国白人依旧忽视美国社会的有色人种兄弟姐们长期遭受的困境,美国政府的种族压迫政策逐步延伸至社会中低层及广大中产阶级群体。2008年商业寡头们一手策划的经济危机粗暴地掠夺了平民百姓的数万亿财富,但这只是本世纪他们掠夺能力的第一次施展。当前,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疯狂肆虐,疫情结束遥遥无期,美国中产阶级中的大部分人将被扫入有色人种阵营中,共同面对不断日趋昏聩的美国官僚系统、经济衰退困境和警察国家法西斯主义。

如果当初美国白人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反对的不是越南战争,而是国内的种族压迫,美国更有可能成为一个更美好、更具社会公正性的国家。当今时代,美国白人还会被资本家长久以来采取的种族分裂和种族压迫手段所利用吗?这不可得知,但我们得注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反越战运动中,有色人种给予了白人群体以协作和支持,而且是出于厌恶越战的动机。但美国白人反越战群体并不领情,甚至边缘化了有色人种群体,不承认他们的作用。2020年了,有色人种与美国政府种族压迫之间的斗争依旧得不到白人群体的重视,这些斗争现象游离在他们的视线之外。

四百多年来,美国的少数族裔一直在反殖民、反资本主义压迫,他们更懂得如何在经济萧条中生存。历史向我们表明,白人总爱高举种族主义旗帜,并以此为生。但也许就在这一刻,不断恶化的处境会使他们有所改变,使他们抛却脑中固化的思维,转向自新,从而迎接新生,并在一个种族平等的世界中存活下来。

最后,我对线上采访造成的录音质量较低感到很抱歉。我和小弗雷德主席的谈话远隔重洋,诸多条件不便,异常艰难。对话录制过程中,我才发现使用Skype拨号连接手机通话无法很好录音。因而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痛苦地去倾听我俩之间精彩的对话,逐字逐句转录下来,以求下文所示对话的真实性。这份访谈对话来自于一个无产者对革命的热爱;来自自觉犯人委员会和黑豹党幼崽组织的主席小弗雷德·汉普顿(Prisoners of Conscious Committee and Black Panther Pantha Cubs);来自备受监禁和陷害的黑豹党勇士的不屈与自豪。

对于所有不同种族、信仰、阶级、国籍的人民来说,这是一份充满反抗和希望的宣言!

准备好重新认识美国历史……

 

 

访谈实录

 

卜杰富(Jeff J. Brown):大家晚上好,我是卜杰富。我在泰国清迈为大家主持《崛起中的中国》访谈,今晚我们邀请到一位很特别的线上嘉宾。我的访谈将向北穿越中国,经过俄罗斯,划过北冰洋的海面,越过北极点,再往南穿过加拿大,来到风城芝加哥。在芝加哥城南,曾有一群革命烈士为了团结与自由、为了“自决”与“为人民服务”而战。现在这项事业交到了小弗雷德·汉普顿主席手中,您好!弗雷德主席!

 

小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 Junior):你好,我们正在推进我们的奋斗事业,保持警惕,时刻奋斗,并以先烈们为指引!

 

卜杰富:很荣幸邀请到您来此谈话。很感谢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先生,我曾采访过他,然后他把我推荐给了您。(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9/12/16/john-potash-talks-about-his-explosive-book-the-fbi-war-on-tupac-shakur-and-black-leaders-u-s-intelligences-murderous-targeting-of-tupac-mlk-malcolm-panthers-hendrix-marley/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2/28/john-potash-talks-about-his-explosive-book-drugs-as-a-weapon-against-us-cia-murderous-war-on-musicians-and-activists/).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弗雷德主席:

小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 Jr.),是被暗杀的黑豹党副主席弗雷德·汉普顿之子,母亲是阿夸·奈杰里(Akua Njeri),是自觉犯人委员会(POCC)的创始人。小弗雷德·汉普顿主席是社会活动家,目前是自觉犯人委员会(POCC)和黑豹党幼崽组织(BPPC)的主席。弗雷德主席,再次感谢您来此参与访谈!

 

弗雷德:很荣幸来到这儿。这是一次分享机会,感谢您和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先生,以及为这次访谈付出努力的人。

 

卜杰富:您之前讲述过很多关于您父母的故事,我百听不厌。但可能《崛起中的中国》听众朋友不太了解您,也可能没有了解到关于您及您父母的准确传闻。因此,您能否和我们谈一谈您及您父母的生平?

 

弗雷德:嗯,好,有很多方面可以谈。从国家和体制层面说,我可能是个三重罪犯:黑人;弗雷德·汉普顿和阿夸·奈杰里的儿子;继承黑豹党遗志并致力于解放人民的斗士。熟悉弗雷德·汉普顿的人都知道他曾担任伊利诺伊州黑豹党主席。

黑豹党是一个黑人革命社会主义组织,成立于1966年10月16日,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成立之初由休伊·牛顿(Huey Newton)担任部长(https://hueypnewtonfoundation.org/),鲍比·希尔(Bobby Seale)担任主席(http://www.bobbyseale.com/),他们在国际上很知名。黑豹党开展了多种形式的社区生存计划,比如免费教育和免费早餐计划。在芝加哥,每周我们至少养活3500名儿童。我们也开设了免费医疗诊所,免费囚犯家庭成员上州探监交通服务。但这些项目不仅仅是出于做慈善的目的,而是为了让人们参与到为实现“自决”而进行斗争的行列之中,让人们认识到他们是自己的解放者。按照美国政府自己的说法,黑豹党成立后,所谓的“黑对黑”(Black-on-Black crime)犯罪率明显降低了。

基于以上我们所做的这些,人们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政府应该承认并赞许我们的做法。但事实上我们没有得到支持,反而被FBI盯上了,并被列入臭名昭著的COINTEL计划的名单之中。COINTEL计划是一项反情报计划,由前FBI局长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和国内情报计划主任威廉·沙利文(William Sullivan)一手炮制,旨在破坏黑人民族主义运动,针对青年实施,且受害者90%以上都是黑豹党成员。FBI的这项计划迫害黑豹党成员,驱使他们流亡国外以寻求政治庇护,比如阿萨塔·沙库尔(Assata Shakur,http://www.assatashakur.org/);FBI还给黑豹党人扣政治大帽,将他们送进监狱沦为政治犯,比如贾利勒·蒙塔钦(Jalil Muntaqim,https://freejalil.com/)、H·拉普·布朗(H.Rap Brown,http://imamjamilactionnetwork.weebly.com/)、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https://www.freemumia.com/)、桑迪亚塔·阿科利(Sundiata Acoli,http://www.sundiataacoli.org/)等,这份政治犯清单上还有很多人(https://operamundi.uol.com.br/politica-e-economia/40718/a-list-of-54-political-prisoners-in-the-united-states)。

FBI还组织了政治暗杀。暗杀活动不仅发生在美国国家之外,也发生在国境之内。1968年4月6日,黑豹党领导人兼财务主管罗伯特•鲍比·赫顿(Robert  Bobby Hutton)及其他成员被加州奥克兰警方射杀,死时才十七岁。(https://www.blackpast.org/african-american-history/hutton-bobby-1950-1968/)1969年12月4日,21岁的弗雷德·汉普顿和23岁的马克·克拉克(Mark Clark)在芝加哥西区被暗杀。(https://www.blackpast.org/african-american-history/hampton-fred-1948-1969/)我的父亲和革命同志被暗杀时,我妈妈也在场。在芝加哥警察往屋内扫射时,我妈妈用身体拼命护住父亲的遗体,子弹擦过身边从床垫中穿过。当时我母亲正怀着我,八个半月了,警察把她拖出房间,用左轮手枪顶住她的大肚子,恐吓她最好别想逃跑。然后警方将我母亲及暗杀中幸存下来的其他成员一同送进了监狱。(https://blockclubchicago.org/2019/12/04/50-years-ago-fred-hampton-was-murdered-by-police-each-year-his-loved-ones-gather-to-tell-his-story-this-legacy-is-under-attack/)所以,我是在监狱出生的!

 

卜杰富:这简直难以置信,惨绝人寰!

 

弗雷德:这就是美国罪恶的司法体系!我出生于1969年12月29日,如果这个体系能在此之前结束,我就不会有如此悲惨的命运。这个体系曾发动了惨无人道的暗杀,然而时至今日,它仍然在运行着,将我们社会的黑人和革命同志送入牢狱之中。

目前,我依旧奋斗着,受命管理一个名为“黑豹党幼崽”的组织(Black Panther Party Cubs)。黑豹党幼崽致力于追随黑豹党先贤的步伐,也开展了很多社区生存计划,比如3C计划(Choose-Community-Cubs),且矢志不渝。我们的成员也不是空想者,就像我父亲所说的,我们必须去斗争,才能取得胜利。与黑豹党先贤一样,我们面临着严峻的政治环境,遭受着反动统治的镇压。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当前面对的局势更加严酷。这就是我当前的事业。接手这些工作时,我感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但依旧不改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卜杰富:弗雷德主席,当我读到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书中记载的图帕克(Tupac Shakur)被暗杀的经过时,我感到出离的愤怒。书中也记载了很多的同类事件及政治陷害。在之前采访中我告诉约翰·波塔什:“我正在读您的书,自己也做了很多关于种族灭绝政策的研究,我觉得美国政府所做的这些事,就是在实施种族灭绝!”我的意思是说,这些行径是对美国有色人种开展的制度化了的种族压迫您同意这一看法吗?

 

弗雷德:非常同意你的说法。我和我的同志们都是前黑豹党部长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的思想继承者。他曾说过,美国模式和美式民主十分伪善,就是一场闹剧、一面铁幕。美国模式的唯一优点怕就在于它作为自由的对立面,昭然立于世人面前,警醒世人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美国以维护人权为借口,在泰国、在伊朗、在韩国输出自己的民主模式,但这些国家真的在侵犯民众人权吗?没有。反倒是在美国自己境内,满眼触目可及的都是暗杀与政治监禁,受害者们挣扎于一场不被世人所知的战争之中。

 

卜杰富:的确如此。据说您被陷害并遭受了18年的牢狱之灾?18年,对吗?

 

弗雷德:在19岁那年,我被人为定了个大罪,被编造了数项罪名。这可能是美国反动政府对以罗德尼·金(Rodney Glen King, https://rodneyking.org/)事件的反击。我被判入狱激起了美国和世界各地民众的愤慨,我的命运因此而得以改变。依据伊利诺伊斯法,起初我被判监禁18年,后来政府迫于压力,让我在2001年9月14日得以假释,所以被监禁时间为9年。我能从美国政府的集中营中死里逃生,完全仰仗于人民的拥护。

 

卜杰富:难以置信,这是我以前从未听说的事实。我也看过您以前接受的采访,美国监狱确实如集中营一般。如果政府想要监禁或除掉一个人,他们会陷害并把他送进大牢;或者略施手段,让他破产,无法养活自己。让我震惊的是,就像您和其他同样遭受这些迫害的人一样,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美国官僚体系所迫害。从上之下的官僚体制,D.A.,地方警局,FBI,CIA,法院,监狱,酒精、烟草枪支管理局,缉毒局,成套制度体系在干着类似的勾当。这些对于像我这样在美国带着种族特权长大的白人来说,依然十分恐怖。这种状况在美国经年累月,我很佩服您和您母亲的勇气,能在恐怖如斯的环境中坚持斗争。

 

弗雷德:非常感谢你提供这次机会,能够让我们向外界展示我们所做的抗争,并旗帜鲜明的亮出你个人对美国政治体制的批判。你所提及的司法系统和官僚机构就是一台冷冰冰的压迫机器,不同部门为这台机器提供了不同的运转动力,芝加哥官僚系统就是这样的。你刚才逐一说出了不被人们所意识到的各个压迫机构的名称。

然而除了这些机构以外,美国所有的宣传体系,包括好莱坞的影视、教育系统等等,都是这台机器的一部分。你在泰国,所以能够掌握这么多的信息。但在国内的人,却无从知晓这些内容。这不仅仅是因为缺乏组织或个人传播这些内容,更是因为人们被美国政治暴行所震慑,人们只能道路以目。政府不仅追责哪些参与斗争的人,甚至株连知情者、牢狱中的同志。他们追查绞杀的方式就和以往对待种植园奴隶方式一样,杀一儆百,以吓天下之民。因而人们虽敢热衷于讨论国际暴政,却不敢对美国国内政治稍有微词,因为政治代价太过高昂,人们不敢轻易招惹政府的报复。美国暴政如何恐吓民众,举一个例子,比如一个怀孕的奴隶妇女逃离了种植园,随后被捉。统治者们不是简单地将她押回庄园了事,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剖开她的肚子,掏出胎儿,掷在地上踩死。这就是他们恐吓民众的方式。

 

卜杰富:难以置信!我阅读过罗克珊·邓巴-奥尔蒂斯(Roxanne Dunbar Ortiz)的《美国土著民族史》(A Native American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https://www.reddirtsite.com/)。她认为,从1607年美国白人祖先定居詹姆士镇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开始屠杀和压迫印第安人,奴役当地人,这些压迫从未停止过。他们穷凶极恶地消灭任何反对奴隶制、反对不公正的人。

正如您所说的,这是非常恐怖的暴政。黑豹党所做的就是建立日托中心、免费诊所和儿童食品补助计划,这是任何一个文明国家都希望做的事情。但仅仅是因为这些行动,黑豹党人、音乐家、说唱和嘻哈艺术家却遭受了灭顶之灾。

弗雷德主席,我觉得这是彻头彻尾的法西斯主义,美国政府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对有色人种及广大穷人阶级实施暴政的法西斯政府。但现在他们的法西斯之手正在伸向中产阶级,善良的居民和越来越多的人们……我们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遭受政府的压迫。这些人不仅集中在城市里,还散落在农村地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弗雷德:的确如此,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压之下,特朗普政府更为公然地继承了美国历来的种族压迫政策。当成千上万移民被美国政府拘留起来的消息曝出后,特朗普回应称:“这没有什么可值得关注的,我们一直在这么做。克里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也这么干,现在我们也将继续这样的政策。再次重申,这不是什么新举措,只是现在彰显了而已。”所以很有可能是在疫情的压力下,资本主义官僚体系的做派更为强化了。

 

卜杰富:绝对是这样……寡头资本主义抬头,太令人感到可怕了。

 

弗雷德:对啊。因而对于美国大多数民众来说,这既是一种拥有,也是一种丧失。说是拥有,因为人们已经很好地适应了这样的政治环境;但这同时也是缺憾,因为人们不再意识到政治体系如此运行的矛盾性。阿萨塔·沙库尔(Assata Shakur)曾说过,我们必须谨记,时刻注意我们是不是正在受着压迫,决不能垂头丧气,任人宰割。但是也要注意,这种压迫很容易被我们所内化忽略。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人们已经习惯被美国警察公然推到在地进行搜身。

芝加哥的库克郡监狱(Cook County Jail),是美国最大的县级监狱(https://www.prisonlegalnews.org/news/2006/nov/15/illinois-cook-county-jail-embroiled-in-shootings-scandals-and-escapes/),那里条件恶劣,17岁的女囚犯被迫反复利用卫生巾;伊利诺伊州监狱的囚犯在会见探监亲属时,被迫戴上黑色面罩遮住脸,口上封着橡胶网,至今80岁的桑迪亚塔·阿科利(Sundiata Acoli)还被监禁于此,不得假释。诸如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伦纳德·佩尔捷(Leonard Peltier,https://www.whoisleonardpeltier.info/)等许许多多类似的人们,正在遭受美国警察恐怖主义的淫威。就在不久前,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个名叫肖恩·格林(Shawn Greene,https://www.wishtv.com/news/the-murder-of-shawn-greene-was-no-accident/)的黑人男子被警察枪杀。他年仅20出头,被警方射击了15次当时他正在Facebook上开直播,枪击过程被他的手机直播出来,还传出警察的笑声:“他已被盖棺论定,此事无人知晓”。不只是警方这么干,这种风气流传在民间,社会上也这么压迫黑人,佐治亚州不伦瑞克一个名叫艾哈迈德·阿伯里的21岁黑人男子在慢跑时被一对白人父子无端开枪射杀。(https://www.thecut.com/2020/05/ahmaud-arbery-shooting-georgia-explainer.html)这就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环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起来反抗和斗争。正如马文·盖伊(Marvin Gaye)所唱出的,“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http://www.marvingaye.net/)。

 

卜杰富:他们不仅在枪杀人,我看过YouTube的视频,警察殴打人们,推搡着把他们撞在车上,像对待狗一样,简直丧尽天良。然后从背后开枪打死他们,这类事发生的太多了,真的无法无天……还有另外一件事,您知不知道,前几天我看到的,在佛罗里达一个名叫亚马哈德(Amahad),或是艾肯斯(Aikens)?)——或者杰克逊威尔(Jacksonville)的黑人青年,被两个白人种族主义者推着撞到皮卡车上,在光天化日下射杀。

 

弗雷德:不,实际上他就是佐治亚州的艾哈迈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

 

卜杰富:我以为是佛罗里达的杰克逊威尔。

 

弗雷德:不,就是在乔治亚州的格伦县。

 

卜杰富:佐治亚州?我想起来了,他在慢跑,然后被在光天化日之下将他开枪打死。就像美国的私刑从未停止一样。

 

弗雷德:对啊!私刑从未停止过!

 

卜杰富:我在另外一个访谈中听到过关于亚罗·帕特森(Aaron Patterson)的故事(https://www.liberationnews.org/07-08-28-antipolice-brutality-activist-a-html/)。同类的歧视和压迫事件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压迫没有尽头。这是对已觉醒的民众进行的种族压迫,尽管他们是在为自己的自由、自决、为人民服务、互助而战,全球资本主义却对此厌恶至极!

 

弗雷德:私刑的使用是毒品、黑帮、枪支犯罪的前兆,哪里有私刑,哪里就有这些活动。再次重申,所有美国的社会矛盾,都是内生性的。私刑从未停止,比如黑暗的1969年12月4日,臭名昭著的乔“机枪”·戈曼(Joe “Machine Gun” Gorman,https://sfbayview.com/2010/07/trial-of-police-torturer-jon-burge/)组织暗杀了我父亲弗莱德·汉普顿和马克·克拉克(Mark Clark),他却逍遥于法网之外,跻身上流社会;恶名远扬的乔恩·布尔格中尉(Jon Burge,https://www.globalrights.info/2017/03/75903/)在亚伦·帕特森(Aaron Patterson)和其他人身上动用酷刑。乔恩就是一个美国政府的恐怖分子,他在佐治亚州本宁堡接受培训(https://www.globalrights.info/2017/03/75903/),制定和参与实施了这些酷刑,比如电击囚犯的隐私部位和性器官。受害者有杰克·威尔逊等人(Jackie Wilson,https://www.injusticewatch.org/news/2019/appeals-court-affirms-new-trial-for-burge-torture-survivor/),当时乔恩任职于芝加哥东南部的警察局。

美国政府使用这些卑劣的手段来持续镇压我们,再配合宣传机器,告诉世人美国一切都很好。同时去强调那些无意义的事情,择选几个美国黑人成功的例子,制造一副太平盛世的模样。这幅幻像一面昭示着我们组织在国外斗争的失败,一面告诉民众美国太平无恙。你应该弄明白我将讲的,这全是美国统治者的阴谋。

 

卜杰富:我能理解你说的。

 

弗雷德:这些阴谋在某种程度上得逞了,你能观察到,如今兴起的一批嘻哈艺术家们,浸淫在这幅幻象之中,无视当权者的滥用职权。某种程度上,这幅幻象也迷惑了普罗大众。

 

卜杰富:的确如此。

 

弗雷德:这是一场黑豹党成员的斗争运动,我们为信仰和热情而战,我们为人民的性命而战。

 

卜杰富:弗雷德,您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发,如果没有一个完全倒退、腐败的美国媒体界,这些种族压迫就不会发生,他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主流媒体的新闻审查制度和虚假新闻散播促进了种族压迫的发生。(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2/14/presstitutes-in-the-pay-of-the-cia-confession-from-the-profession-book-interview-with-john-paul-leonard-and-andrew-schlademan-china-rising-radio-sinoland-200214/).

约翰·波塔什的书中提到,图派克(Tupac)加入帮派后,联合了拉丁国王帮派、黑人帮派、瘸帮、血帮,使他们团结一致,共同工作。然后FBI开始使坏了,他们先让媒体热烈讨论帮派斗争,并在帮派成员心中种下械斗的种子,使他们的神经紧绷起来。几个月后,FBI暗杀了几个拉丁人,又接着暗杀了几个黑人,然后媒体再凑上来,集体报道称其为帮派斗争。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整个分类敌对都是美国政府一手策划的。而这些媒体,我称其为美国政府统领下的媒体,所作所为令人咋舌。

 

弗雷德:美国政府管用阴谋诡计来蛊惑人心,当人们被利用后,会丧失自己的判断力,作出不合理的举动。芝加哥深受其害,所以我们戏称芝加哥为“Chiraq”,目前我正在去这儿。普通民众往往观察这些事情时,只看其表象,而不能像你我一样深究其原因。比如卢旺达国内的战乱,许多人以为只是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相互争斗比利时人与法国人(https://forpressfound.livejournal.com/56154.html and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17/sep/12/americas-secret-role-in-the-rwandan-genocide)为他们留下的制度和阶级划分观念才是战争的根源。

事实上,西方媒体和宣传机器在卢旺达的种族屠杀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屠杀前的几天,他们在特定的族群社区中散布谣言,实际上也在就是一个社区之中这么操作。但是其他社区中也普遍蕴藏着阶级矛盾的怒火,这些社区认为自己被对手所掠夺和施暴过。西方媒体给了他们出师复仇的借口。等双方火并结束后,殖民者再给胜利者加冕以往的头衔、阶级划分、帝国主义者的力量支持。殖民者们一手策划了这些过程,以在殖民地人民面前塑造自己救世主的形象。这是不可饶恕的,我们正在着手将这群恶棍告上国际刑事法庭(ICC)(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8/03/29/icc-is-an-imperial-sledgehammer-to-destroy-euranglolands-enemies-china-rising-radio-sinoland-180330/),然后公平与正义才能降临人间。

为世界伸张正义是我们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工作方向。芝加哥是开展臭名昭著的伍德劳恩实验(Woodlawn experiments)地区之一,这个实验的主办方包括芝加哥大学、尔斯罗巴克公司、第一国民银行、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18586486_Black_powerwhite_control_The_struggle_of_the_Woodlawn_Organization_in_Chicago) 。他们这些金融实体代理人带着现金来给当地人敲响了丧钟,避实就虚,不真正解决当地问题,反而挑起新一轮的犯罪和帮派斗争。然后警察们就可以狂飙警车,肆意开枪射杀帮派中的黑人。(https://www.goodreads.com/book/show/545689.The_Blackstone_Rangers)

这不仅仅是政府在推动犯罪活动,更是在挑起种族主义与种族仇恨,导致公共财产的损失。人们的贫困与混乱正是芝加哥大学等部门兴盛之源。看看今日的芝加哥,所谓的新社区项目(New Communities,http://www.newcommunities.org/)搅起了当地大量的犯罪活动。当人们阅读地方新闻时,他们只知道芝加哥发生了许多的人杀人事件,但他们看不到挑起这些犯罪活动背后的幕后黑手。芝加哥沦为犯罪的天堂,各类资本家在这里浑水摸鱼。芝加哥二十九号高速公路甚至被成为“海洛因公路”,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每天芝加哥的高速公路上都会发生谋杀案。

在芝加哥拉姆·伊曼纽尔市长的统治下,这些犯罪活动的发生绝非偶然,政府为了避免民众将自己与过去的黑手党联系起来,甚至在芝加哥境内禁止放映犯罪电视剧《矮子毒枭》(El Chapo,https://www.imdb.com/title/tt6878066/),尽管剧中的案件发生在纽约。政府职员们腐败至极,醉心于钻营,当然除了卢恰诺(Luciano),被众人奉为“幸运之王”。作为政府职员,他居然可以充当政府与黑人社区之间的联络人,向黑人们贩卖毒品。这就是芝加哥高犯罪率的背后黑手,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当地人早已习以为常。

 

卜杰富:但我们这不是在阿富汗吧,这是芝加哥!不需要被美国解放。如果这是阿富汗的话,中情局、美国军队、北约当然会名目张胆地每年往这儿倾销六、七千顿鸦片。之前我专门访谈过道格拉斯·瓦伦廷(Douglas Valentine)本人(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9/07/02/douglas-valentine-on-china-rising-radio-sinoland-the-cia-is-global-capitalisms-secret-gangster-army-190702/),并阅读了他的著作《组织性的犯罪:美国中央情报局》(The CIA as Organized Crime)。中情局从黑手党和哥伦比亚的毒品卡特尔黑帮手中购入海洛因、可卡因,并确保毒品不会流入白人社区中,并将其倾销到少数族裔群体聚居区,以弱化其精神与体魄,荒颓其人生,从而能够更轻易地控制这些人。所以说,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与此同时也是一个犯罪组织。弗雷德主席,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论述?

 

弗雷德:嗯,大多数人讨论有组织性的犯罪活动时,多是局限于黑帮,却没能像您一样,一针见血地将黑帮与美国政府部门、银行机构等实权部门并列起来。我很赞同你的说法,事实上,像中情局,烟酒枪支管理局等司法部门才是真正掌握实权的机构,他们同流合污,是一系列扰乱美国社会秩序的幕后黑手。宣传机构、媒体、决策者和政策执行者都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充斥于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从中央到地方社区。尽管美国民众常批判说,地方政府的做派就像黑帮一样,但人们已然习惯于他们的这些做派,并听之任之。

所谓美式民主的内涵之一是让人们能够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美国政府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比如,在国外,伊拉克的民众说,“我们要更多的可口可乐!”于是伊拉克的民众便认为自己有了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又比如说,在国内,芝加哥民众厌恶了当地的高犯罪率,便向政府说:“我们需要更多(和平)……”,于是当地民众会迎来更多的犯罪。而这两类群体都以为有了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民主的世界中。向外经济掠夺,向内政治操控,这就是美式民主的嘴脸。

在芝加哥,房地产和贷款抵押公司,比如房利美和房地美,导致大量民众流离失所,严重影响了芝加哥的人口生育率。可卡因等毒品,甚至很有可能连冠状病毒都是人为的针对民众的生化武器。据说就在昨天芝加哥已经超过纽约和其他地区,成为全美新冠确诊病例最多的地区。库克监狱像尼古拉斯·李这样的新冠肺炎患者囚犯在不断死去,死亡人数不断攀升。这些都应归咎于当权者及实权部门。美国民众在讨论,“新冠肺炎疫情困境下,即使是富裕阶层也在高呼不想被饿死,所以我们必须恢复(生产)……”

再比如说广为人们所讨论的“黑对黑犯罪”(Black-on-Black crime,指黑人社区犯罪率远远高于白人社区的现象)。人们总是说犯罪动因是黑人缺乏道德感,所以我们应当从这方面去阻止相互残杀的犯罪活动。但这种说法完全掩盖了政府在黑人社区实施的种族压迫政策。政府不仅在黑人社区中玩弄政策手段,还用玄之又玄的类似于星相学的谣言来编造一个“容易犯罪”的黑人群体。政府手里还掌握着食物、衣服、避难所,这些资源怎么分配?所能拿到这些,谁不能拿到这些?都是政府可以玩弄的手段。政客们掌握着公共资源,也就掌握了民众的生死大权。

 

卜杰富:嗯,有识之士都能看到这些。我之前看过一张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资本家们手里的净资产在迅速增加,增加了2800亿美元(请注意,仅仅是疫情开始的一周之内,现在总同增加了4240亿美元,https://www.rt.com/business/489466-billionaires-wealth-growth-pandemic/)。如此看来,新冠肺炎疫情真的是美国这前百分之一群体的大利好。现在这群资本家们正在疫情之下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大量吞并中小型企业、个体户,收购丧失抵押赎回权的住房,就像是在抢劫一样。看来本世纪最大的劫匪非新冠病毒莫属了。此外,政府同时又在疯狂印钞,往银行和债券市场大量注入资金。说是补贴民众,但这些资金最终还是落入资本家手中,而不是为我们民众带来利好。

 

弗雷德:的确如此,美国统治阶级确实做到了“犯罪有偿”(crime pays,指犯罪带来正面社会效应)。他们侵害民众利益,从中牟利(有偿于他们自身)。你刚才指出的,底层民众十分需要政府补贴,但关键是,这群人能得到一张“1200美元的疫情补助”吗?回顾一下,当年小布什政府不是也扬言……我记得是在袭击发生之后……

 

卜杰富:911事件。

 

弗雷德:对,曾扬言要给民众1600美元的补助。美国政府就像个老魔术手,娴熟于各类把戏,略施恩惠,便将人民玩弄于股掌之间。就像在你面前放一盘可口的菜,在你陶醉之时,巨大的骗局正在向你张开大嘴。美国政府的操作是不是挺像黑心餐厅茹斯葵牛排馆的?(https://edition.cnn.com/2020/04/24/business/ruth-chris-jpmorgan-small-business-ppp/index.html)把一份汉堡卖到120美元。统治者们给民众施舍一点点补贴,便要从民众身上捞回巨额财富。

 

卜杰富:之前我读过一篇研究,计算指出,每个美国人得到1200美元的补贴,相应的,华尔街的资本家们就能从中获益23000美元,是老百姓的20多倍。

 

弗雷德:你只看到了数字上的对比,再把视线放宽来看,为什么底层社会地区的汽油和食品价格会如此之高?全部归因于当地房租和抵押贷款的上涨。这是一个精密的资本家洗钱系统,所有资金都流入他们手中。人们即使拿到补贴,也会立即被吸入这个系统里面;民众若胆敢将这些补贴留存起来,就会招致更重的压迫。就像你所说的,这是一场掠夺。又有谁能在这场劫掠中幸免遇难呢?可悲的是,民众甚至不知道是谁在洗劫他们。一轮又一轮的掠夺最终将老实人变成罪犯,最后只能认命:“一定是我以前犯下的罪过,导致我的贫困潦倒”。就像哈莉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说的,“我可以解救数千奴隶,但前提是他们得知道自己是奴隶。”然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奴役之中。

 

卜杰富:谁这么说?

 

弗雷德:哈莉特·塔布曼。

 

卜杰富:哦,对,想起来了,哈莉特·塔布曼,解放黑奴“地下铁路”的奋斗者。(http://www.harriettubman.com/)弗雷德主席,谢谢您精彩的陈述,您所说的内容对于我和我的听众们来说非常有意义。我想多问一些事儿,听说有一部关于您父亲弗雷德·汉普顿的电影即将上映,现在怎么样了?

 

弗雷德:目前上映推迟了,(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titled_Fred_Hampton_project)我们还没确定具体日期。现在电影的制作还遇到很多困难,比如电影名称、我们的表达主题,还有其他很多细节。这里介绍一下电影背景吧。关于我父亲的这部电影,还有许多值得好好讨论设计的地方,电影呈现的内容不仅仅是弗雷德·汉普顿个人,还包括黑豹党奋斗历程的宝贵遗产,所以我们对此非常慎重。对于黑豹党幼崽组织的成员来说,这些遗产甚至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因而,制作电影的人常常感叹,“啊,该怎么在电影表达出来才好,太艰难了!”而且,黑豹党的志士们是我们后代子孙的楷模,我们的成员在一生中将会不断地去体悟这部电影,经由它来赞美生命的可贵,所以我们必须慎之又慎。

电影中我们所呈现的黑豹党,是一个在美国举足轻重的组织,美国政府曾将它定为国家安全的头号威胁。实际上,在《白宫管家》(The Butlerhttps://www.rottentomatoes.com/m/lee_daniels_the_butler)之前,佛瑞斯·惠特克(Forrest Whitaker)曾找过我们,说想合作制作一部关于弗雷德·汉普顿的电影,我们拒绝了他:“弗雷德·汉普顿的儿子绝不玩儿戏”。我们组织的人很赞赏安东尼·法奎(Antoine Fuqua)的做法:“拍有关黑豹党人的电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应该有别的追求……”好莱坞的主流电影我们太熟悉了,制作动机多是纵情娱乐,求财问宝。所以我们拒绝与好莱坞合作,他们并不能表达出我们对于真理的追寻。

黑豹党的精神遗产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尽管电影的整体已经设计好,还有些角色需要细细斟酌。比如说黑豹党内的大内奸,威廉·奥尼尔(William O’Neal,(https://www.chicagoreader.com/chicago/the-last-hours-of-william-oneal/Content?oid=875101)),他是如何将楼层平面图暗送给联邦调查局的。好莱坞的导演及观众不会关心这些细节的。但对我们而言,这是政治事件,和他们所关心的房产、时间、地位等等一样重要。

我们还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部电影会上映的八月下旬我们会公布电影上映日期。黑豹党的成员们,包括我自己,我的母亲,也就是尚还在世事务弗雷德·汉普顿的遗孀,抚养我长大的这个女人,我们一致在反对各类修正主义者,他们以研究弗雷德·汉普顿为生,却贩卖未授权的关于他的书籍、侵扰我的家人,却对黑豹党和弗雷德·汉普顿主席一无所知。

除了电影界,还有一些组织是被人筹建起来的,用以专门对抗我们,混淆世人,抹黑黑豹党。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我们不得不齐心协力,为人民战斗不息。美国社会还会有许许多多的压迫,正如现在所发生的那样,疫情重压之下,依然阻止不了警察残杀黑人。举国民众抗议运动如火如荼,而斗争次数和形式还将越来越多。人们很自然地,无论好事坏事,只要是运动抗议,都安在黑豹党头上:“这是黑豹党干的!”好像每个人都是黑豹党似的。关键是,我们赞成抗议活动,但黑豹党有自己的行事作风。回顾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件,有很事多被安在黑豹党头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为保卫黑豹党的宝贵遗产而斗争,开展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工作,以求实事求是在这部电影上准确表达我们黑豹党曾经是什么样的,我们未来将会是什么样的。

 

卜杰富:那这部电影是定位为纪录片还是传记片呢?

 

弗雷德:就目前状况而言,它会是一部以真实事件为基础的传记片。影片的真实性很重要。但保持真实性是要付出代价的,大众想要了解我们(包括好莱坞的受众),美国媒介审查却又非常严格,关于黑豹党的真相无法很好的传播出去。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相关报道,就以为电视上所讲的全是事实。然后人们再依据这些内容,将有关黑豹党的不实信息散布出去,在坊间形成讨论。在这种媒介氛围下,恐怕这部影片不会在电影院上映。所以我们很可能在社区中公映这部电影,或者别的类似的形式放映。这样的好处是人们看了这部影片的内容之后会长个心眼:“哇哦,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因为一种被压迫和被殖民的形式就是,我们完全听取了美国统治阶级所编造的故事,而且不稍假质疑。

因而这部影片的情节必须基于历史事实,弗莱德·汉普顿以及黑豹党所做出的各个层面上的抗争是好莱坞及其他媒介无法准确表达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人们,政治敏感的人开始关注和谈论美国的压迫与反抗。但在此之前,多年以来,人们很少正确看待我们的革命运动,更别提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再来看看黑豹党开展的免费早餐计划,在疫情之前,很多人不能理解这样的公益项目有什么用。但是在疫情当下,现在如何?!为什么觉得早餐计划“真香”了呢?人们还有能力像以前一样打电话向格鲁布外卖平台(Grub Hub)订餐码?总而言之,像好莱坞还有其他媒介组织既无意愿也无能力来真实讲述弗莱德·汉普顿的事迹。这一点我们早就意识到了。

 

卜杰富:嗯嗯,您请继续

 

弗雷德:我想,人们看了这部影片,会很渴望知道,“究竟什么说法才是真实的?”。因而我们不仅仅只是需要演员来加入我们,还需要自身成员的影响力,这才是影片成功的关键。曾有人采访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时说,“杰基·罗宾逊(黑人棒球明星)并不赞同你暴力抗争的主张”。马尔科姆回击:“打住,打住,别把杰基·罗宾逊当做我们的发言人;我们也从不把鲍勃·霍普(白人戏剧演员)和玛丽莲·梦露(白人女演员)当做你们的代言人”。所以,我们需要黑豹党幼崽的成员来告诉世人,黑豹党的意义是什么。黑豹党幼崽组织还开设了3C系列项目(Choose-Community-Cubs),开设了Free ‘Em All频道(https://www.blogtalkradio.com/str8uptalk)。同时我们还将弗莱德·汉普顿故居保护起来,致力于将其建设成纪念馆,来告诉世人黑豹党的弗莱德主席是何人。这个纪念馆的建设项目还在讨论之中。

 

卜杰富:预祝这些项目一切顺利。而且好莱坞确确实实是个臭水坑。

 

弗雷德:确实如此!

 

卜杰富:希望这部电影能发出您父母的真实声音,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影视业是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所以祝你好运。

您是自觉犯人委员会(POCC)和黑豹幼崽组织(Black Panther Pantha Cubs)的主席……我很喜欢您送的徽章,现在正戴着它呢。这里顺便向《崛起中的中国》的粉丝们说明一下,我会把徽章图标发在文章上,并附上小弗雷德主席的个人网站、音乐电台、油管主页、脸书、领英、推特、邮箱等信息,以便大家购买他的音乐作品。如果有人想加入他的组织或加入他的事业,非常欢迎。

小弗雷德主席,您能谈一下POCC和您在芝加哥所做的事吗?

 

弗雷德:POCC是“Prisoners of Conscience Committee”的简称,我们常常将其与黑豹党幼崽组织(BPPC)混用。POCC诞生于监狱之中,那时我还被政治监禁着。尽管黑豹党人所受的政治监禁已成为历史,但该组织最初源自于黑豹党人的狱中自卫行动。当时我们与美国官僚体系作斗争,也就是与我们所说的警察恐怖主义作斗争。后来“自卫”的色彩逐渐褪去,但我们依然保留了革命的色彩。“The Prisoners of Conscious Committee”中的“prison”监狱问题是当时斗争的主要方面,现在依然是这样。

为什么监狱问题还是我们斗争的主要方面?这里可以引用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的一句话,他说,美国本身就是监牢。休伊·牛顿(Huey P. Newton)也说,美国监狱就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美国的警察恐怖主义横行于全美被压迫地区,从加州到芝加哥,再到俄亥俄及其他地区;也横行于各大监狱,比如阿蒂卡监狱(Attica)和恶臭的富尔松(Fulsom)监狱。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就是在这样的警察恐怖主义中被捕的。

所以,POCC是一个革命性的组织,我们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追随黑豹党人的脚步。再次强调,我们不是浪漫的空想者,而是像黑豹党人一样,继承了他们的政治思想。这些斗争也让我们付出了代价,被美国政府盯上,被渗透,被持续镇压和诽谤,并被从经济层面、人身自由和生命、政治层面打击我们。我们曾遭遇过暗杀活动,但必须与之抗争,战斗不止。

以前,休伊·牛顿被捕后,黑豹党人为他筹集了5000美元的保释金,而警方正好以5000美元的价码来批准保释他。这是美国警方赤裸裸的敲诈。

现在我们丰富了斗争经验,在遇到类似的事时,一面筹集资金,一面大力宣传我们要做的事,以使世人知晓。这些事一件接着一件,都很困难。但我们感到荣光,因为我们正在追随黑豹党先贤的脚步。面对这样的暴政,我们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而且人民能感受到我们所做的伟大事业。尤其是在芝加哥,这里的民众饱受压迫,处处充斥着结构性的种族压迫与阶级压迫。

我们在与这种结构性的压迫战斗,并积极在其他群体和其他地区中寻找同盟者。弗莱德·汉普顿创立彩虹联盟(Rainbow Coalition)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因为人们得意识到,芝加哥是政治镇压最严厉的美国城市,而他却能在这种环境之中捭阖纵横,与种族压迫和阶级压迫作斗争。斗争过程中有很多东西需要顾及,比如之前谈到的电影制作,我们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需要讨论,那就是损失控制。未经授权出版的有关黑豹党的书籍殃及了部分黑人个体,统治阶级逮捕部分书中提及的人,并逼供他们,造成冤案。我们不得不去处理这些事情。这类事件太多了,发生那么多次,我并不想在这里过多提及这些事。

我们致力于为人民服务,必须时刻分清“什么才是最广泛的利益”,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处理会影响到后续很多事情。所以很多时候不能立竿见影,收获成效;也不被人们所理解,但“最广泛的利益”将在后代身上显现出来。例如,弗莱德·汉普顿的部分行动遭到人们的反对,彩虹联盟中的很多人也曾质疑过他。但他巩固了组织的政治和原则,让他的同志们拥有共识:种族主义是资本主义利器,这二者互利共生。休伊·牛顿也提醒过我们,必须谨记“我们为谁服务?——我们为人民服务”。

 

卜杰富:最近我刚在亚马逊上买了黑豹党人的录音磁带,还没去听。其中大部分是您父亲的演讲吧?

 

弗雷德:你提到的这些贩卖行为这正是我们要抵制的,很多这类机构靠盗用和编造弗雷德·汉普顿和黑豹党人的资料来谋生,我们把这类机构称为“匪徒”。黑豹党人的这些战斗历史、重要资料本应该事由我们自己来整理发行,但讽刺的是,这些盗贼蜂拥而来,肆意窃取黑豹党人的宝贵资源。我在很久前看过一个采访,有人质问纳粹德国的民众:“集中营里面的德国士兵们究竟为什么而战?他们从这些犯罪中谋得利益了?”同样的质问也应该扔给这些盗贼。像亚马逊等,这些统治阶级的走狗恬不知耻地吃着弗雷德·汉普顿的人血馒头。不只是商业机构,律师们也这么干,尽管他们已经很有钱了。这群孙子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弗雷德·汉普顿主席的代言人。这个事情既让人恶心,又十分棘手,我们时刻处在一场艰苦的斗争之中。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努力建设弗雷德·汉普顿的纪念馆,在处理房屋、水电等问题,所以暂时搁置了那些人的侵权行径。这挺让人感到矛盾的,建设纪念馆能帮助人们从黑豹党遗址中汲取新思想,但不管侵权行为,也阻碍了人们获得有关黑豹党的真实信息。

当黑豹党人的精神源泉是“自决”(self-determination),我们只管尽力去发展我们的事业,就能看到改变。哪些曾被黑豹党免费早餐计划抚养长大的人,还能记得我们所做的事。在他们记得,在自己漫长的一生中,经历了那么多人和事,其中有一个名叫黑豹党的组织抚养了他们,给了他们人生初始阶段的支持,让他们能够存活下来。我们还在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继续推动我们的3C项目来服务人民。人们能感受得到,会不由地称赞:“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组织!”

以前,弗莱德·汉普顿故居对面有一所小学,学生们每天上学都要经过这栋屋子,却全然不知弗莱德·汉普顿是何人。

 

卜杰富:这不是很不可思议吗?

 

弗雷德:确实是这样,不可思议!我们到那以后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孩子们现在骄傲地走在故居边上,高声叫道:“弗雷德·汉普顿主席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他们谈论着关于弗雷德的光辉事迹,而不仅仅是只知道“黑人历史月”。

 

卜杰富:这才是该有的样子。

 

弗雷德:确实如此。

 

卜杰富:读完您的诗歌《JUS’ CURIOUS》,我了解到您也是一个音乐家,我在网上买了能买到的您的所有音乐。从约翰·波塔什(John Potash)的书中我了解到像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一样被政治暗杀的音乐家,比如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和贾妮思·乔普林(Janis Joplin),且这些暗杀活动还在持续着。我必须承认,以前我被美国政府的宣传造谣机器所洗脑,一度相信他们所说的,“说唱是邪恶的”(rap was evil)。感谢波塔什让我接触到图派克的音乐,这音乐令我如觉醍醐灌顶,曼妙至极,尤其是他的前三张专辑。随后我也购买了您的所有音乐,了解到您也是个伟大的歌手。您也写诗,包括一些赞美您母亲的诗歌。阅读这些诗歌,您深陷狱中的情境历历在目。我很感动,也把这些诗歌分享给了我母亲和女儿。

您能不能谈谈您的音乐和诗歌,是什么激励着你去创作这些?

 

弗雷德:我的一切都在激励着我去创作。可以说,我是一个革命诗人,诗歌能让我表达自己。客观上说,我们尝试通过各种形式来发声,以求唤醒民众。休伊·牛顿曾说过,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真正的文字阅读的,所以我们必须使用多种形式来发声。刚才你提到的图派克就是这么干的,他本人也以黑豹党为荣。他是黑豹党的一员,黑豹党也需要他。我们很庆幸能有这么多的艺术工作者为我们发声,但这些作品的发布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审时度势。因美国音乐界有过前车之鉴,比方说马文·盖伊(Marvin Gaye)在“黑人民权运动”遭受暴力镇压之后,不再能够坚持初心,也不能坚持人民立场;又比方说拉基姆(Rakim,https://www.facebook.com/rakimallah),嘻哈音乐的开山鼻祖,被德雷(Dr. Dre)所排挤。他自己也无法与德雷共事,因为德雷把我们描述为黑帮犯罪团伙。这样抹黑我们的歌手还有很多……而他们自己的孩子却在精英学校上学。这还是在吃人血馒头,拉基姆无法忍受这样的人向黑人群体灌输抹黑我们组织的观点。

为了能够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们竭尽各类渠道,包括艺术创作,以求不被美国政府封杀。这样政府和一些公司就没法再叫嚣:“命令你们闭嘴!”尤其现在,对于年轻人来说,音乐是很好的政治启蒙产品。有人可能会质疑这个观点,但我们的实际行动证明,一旦年轻人接触我们的作品,他们会接受我们的观点,并为之而战。

最近我创作了一首新曲,在想办法发布出来。现在我就在采访中唱给大家听,希望音乐监制正在听我们的访谈,因为他对此期待已久了。现在我们就想把这首歌发布出来,实在是心急想吃热豆腐。这首歌叫Ball of Corona

 

卜杰富:Ball of Corona

 

弗雷德:嗯,不知道听众会觉得怎样。我可以在这里唱一唱,给你们听听剧透,不知道你的采访是怎么安排的,如果可以的话。

 

卜杰富:我很想听听,来吧!

 

弗雷德:来吧!——先等等,我把伴奏设置好。开始了……这首歌的灵感来自“魅力合唱队”(the Temptations,美国一个声乐团体)的作品:《混乱地球》(Ball of Confusion)。

 

卜杰富:所以有了Ball of Corona!哈哈!

 

【……弗雷德演奏歌曲Ball of Corona……

 

弗雷德:Ball of Corona演奏结束!

 

卜杰富:太棒了!!!这首歌必火!

 

弗雷德:对,对,对!一旦我们的作品为人们所接受,我们的革命事业将不断向前推进!

 

卜杰富:这首歌一定会火的!您能不能也把歌词发我邮箱一份?它同样也是一首好诗!

 

弗雷德:没问题,我会尽快发给你。这首歌确实会引起强烈反响的,我们相信。

 

卜杰富:好的,那您之后发给我一下。您是不是在美国当地的5月5号在库克郡监狱前出席了一场游行示威活动?您刚才提到,4月12号一个名叫尼古拉斯·李(Nicholas Lee)的囚犯死在狱中(https://southsideweekly.com/not-getting-no-treatment-cook-county-jail-covid/),这是怎么回事?

 

弗雷德:库克郡监狱在疫情之前就已经臭名远扬了,某种程度上它是美国最大的监狱,著名诗人吉尔·斯科特·赫伦(Gil Scott-Heron)曾抨击过它的恶行。以前,库克监狱的典狱长汤姆·达特(Tom Dart)曾将其称作全美最大的精神病监护所。这是因为黑人社区及其他少数族裔社区的精神疾病问题非常突出,毕竟芝加哥市长拉姆·伊曼纽尔(Mayor Rahm Emmanuel)的首批政令之一就是关闭黑人社区的心理健康机构。库克监狱的管理方式被人们称作“以暴制暴”,对囚犯无所不用其极。前面我提到过,这里的管理环境有多恶劣,居然迫使一个十七岁的女囚犯反复使用已用过的卫生巾。这样的事情一直在发生……这是一个恶臭的地方,——这个国家所有的集中营都是这样恶臭的。联合国称美国政府的监禁政策原则是任意拘留——事实上,美国才是罪犯,而世人不是。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库克监狱就是一座坟墓。尼古拉斯·李的遗孀卡桑德拉(Cassandra Greer-Lee)记录了自己打给典狱长办公室的132份通话,他的丈夫被从联邦监狱押回库克监狱进一步审查,谁曾想感染上了新冠肺炎。当时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她的妻子主动向监狱管理部门打电话求助,但狱方置若罔闻。患者在垂死挣扎,狱方就是谋杀他们的人。你想想,求助电话被各部门踢皮球,遭到拒绝,这不是谋杀是什么?库克监狱管理者的双手沾满了尼古拉斯·李的鲜血。这些人是谁?就是凯利·杰克逊(库克县监狱副狱长- https://www.wbez.org/stories/in-cook-county-you-can-be-found-not-guilty-and-still-go-back-to-jail/d89cfe8b-1e5b-4882-95d4-831cad2e9ca6),狱长汤姆·达特,还有整个库克郡的官僚。

所以我们去游行示威,不仅仅是为了在尼古拉斯·李的生日时去为他伸冤,还要求提早释放部分囚犯,出狱治疗。目前在押的人正在减少,妇女得以出狱治疗。我们还要揭露这个监狱少年拘留所的丑闻,揭露这个全国最大的集中营,发出我们声音。所以我们的示威游行还在持续,我们的战斗还在进行。此刻我们正在动员,组织民众在周六11:30库克监狱门前集会。今天我们在芝加哥的市中心为艾哈迈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游行,他是在佐治亚州遇害的。发生在库克监狱的这些事令人痛心疾首。你应该听说过法兰克·查普曼(Frank Chapman)的名言:“库克监狱就是口死亡之井”。

 

卜杰富:是,是的,我知道……法兰克·查普曼说过。弗雷德,你,你的母亲,以及成千上万的自由斗士们令人钦佩,你们的事业让人肃然起敬。我之前采访了纽约的马克思·帕里(Max Parry),访谈结束时我告诉他,“有时候我真的很沮丧,因为美国形式很不妙。”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9/03/21/max-parry-interviews-on-china-rising-radio-sinoland-take-that-evil-empire-past-present-and-future-190322/))他回答我:“不要被轻易这群混蛋打倒!”另一个90多岁的纽约受访者杰伊·詹森(Jay Janson)也告诉我:“要斗争到最后一刻,至死方休!” (https://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20/04/30/the-jay-janson-archives-are-here-celebrate-the-life-of-a-nonagenarian-antiwar-anti-imperial-anti-global-capitalist-hero/) 他已90高龄,却仍在为社会正义而奋斗,为我们而奋斗,为美国社会的那99%普通老百姓而奋斗!

您的事业在激励着很多人,而且我相信如果年轻人通过这份报道能了解到您和您的母亲阿夸·奈杰里,以及POCC所做的一切努力。他们会和你们一道去奋斗,去激励更多的人,激励全世界的人!总而言之,我向您致敬。

今天早上,我打电话给您,您的母亲接到了电话。她和我说:“早上七点我就要出门了,我要去街上参与游行,解放美国人民。”这些语言和行动令我感到振奋,简直热泪盈眶……

 

弗雷德:是呀是呀,提到我的妈妈,我很庆幸自己出身于一个自由斗士的家庭。我的母亲,阿夸·奈杰里,弗雷德·汉普顿的遗孀,她很英勇。当暗杀者的子弹向屋子里扫射时,她用身体紧紧护住了我父亲的遗体(http://www.hrcr.org/ccr/njeri.html)。如今她仍在奋斗不息,不仅帮助我主持组织的部分工作,还身体力行参与我们的行动,从上街游行到拍摄我父亲的电影,她就是我的金牌顾问。她曾是黑豹党顾问委员会的核心,提出了很多良好的建议。对于我们来说,她是非凡的存在;我们庆幸她还能与我们奋斗在一起。每年的8月30号和12月4号纪念会(注:1969年12月4日,21岁的弗雷德·汉普顿和23岁的马克·克拉克在芝加哥被暗杀),她都会亲自出席,为我们讲述那一天发生了什么,现在我们处于什么情景之中。她从未想过要退却,也不会说“我已经老了”,仍然在战斗着。我很感谢她与我并肩站在一起。

 

卜杰富:早上能和她通话,我真的感到很荣幸。我电视上看过12月4号的纪念仪式,她确实出席了,边上就是马克……当时我心里一震……马克!

 

弗雷德:对,马克·克拉克的家人!

 

卜杰富:是啊!马克·克拉克的家人都在那儿……还有你妈妈,也在那儿。他们的出席实在是太振奋人心了!

——弗雷德主席,在结束访谈之前,在说再见之前——当然,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我们最后来进行一些快速问答。我提问,说一个关键词,然后您把您脑袋里面想到的第一反应立即说出来,好吗?

第一个词:……“革命”。

 

弗雷德:完全,完完全全的改变。

 

卜杰富:“团结一致”。

 

弗雷德:出于共同志趣联合起来。

 

卜杰富:很好……“自由”。

 

弗雷德:自由,我们被剥夺的东西。正如我母亲阿夸·奈杰里所说,我们已经被剥夺太久,有时很难说清楚什么是自由。但我想,自由就是拥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

 

卜杰富:下一个词:“自决”(Self-determination)。

 

弗雷德:自决,是一件珍贵的东西。我们曾经拥有过自决的能力,后来被剥夺,我们组织一直在为之抗争。自决就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卜杰富:下一个是“为人民服务”。

 

弗雷德:为人民服务是一种荣耀。我很荣幸能够为人民服务。就像为人们提供皈依之所……可以这么理解。我们一直在坚持奋斗着,竭尽所能去做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这是一种充实的体验,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学着怎么去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卜杰富:太棒了!下一个,“共产主义”。来吧,谈谈……我可是个中国通。还有“毛泽东同志”。

 

弗雷德:嗯……革命上必须遵循红宝书……不光光是毛泽东同志和他的其他著作,必须地遵循红宝书。它还是具有生命力的,还是革命的。

 

卜杰富:当然啦,我很赞同。

 

弗雷德:握紧拳头向文化大革命致敬,握紧拳头向毛泽东致敬!(文化大革命资料-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6/11/09/son-of-the-revolution-dongping-han-on-growing-up-during-chinas-great-leap-forward-and-cultural-revolution-china-rising-radio-sinoland-161110/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7/03/30/from-poor-peasant-to-phd-professor-mobo-gaos-revolutionary-upbringing-during-chinas-mao-era/)(毛泽东资料- http://chinarising.puntopress.com/2018/03/08/mao-zedong-was-the-greatest-liberator-of-women-in-human-history-china-rising-radio-sinoland-180308/

 

卜杰富:下一个问答:“菲德尔·卡斯特罗,切·格瓦拉,雨果·查韦斯和尼古拉斯·马杜罗。”

 

弗雷德:你列举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国际主义精神的体现,是国际团结、国际联盟、国际斗争的重要体现。我们组织的斗争不会仅仅局限于美国。你提的这些例子是很好的国际斗争者的体现。

 

卜杰富:下一个,“美洲原住民中的反帝战士”。

 

弗雷德:他们是友军,是与黑豹党幼崽组织团结一致的友军。比如卡洛斯·伊曼纽尔(Carlos Emmanuel),他的父亲和我父亲在加拿大结识。

 

卜杰富:哇!!!

 

弗雷德:对!他们团结在一起,为桑迪亚塔·阿科利(Sundiata Acoli),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伦纳德·佩尔捷(Leonard Peltier)而战。为反抗油气管道而战。

 

卜杰富:嗯,嗯,加拿大油气管道,加拿大原住民。

 

弗雷德:作为报答,他们到美国来声援我们在芝加哥的行动。这都是国际团结的非凡见证。

 

卜杰富:真是鼓舞人心,现在有三个恶心的话题:“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

 

弗雷德:资本主义……引用已故的伟大战士乔治·杰克逊(George Jackson)所说的话:资本主义不止蛊惑人们的钱袋子,也蛊惑人心。(https://socialistworker.org/2018/08/21/the-murder-of-a-soledad-brother)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认为,资本主义就是寄生的政治经济体系。至于殖民主义……是个生吞活剥人的机器,夺走了人之为孩童、男人、女人的所有特性,也剥夺了人性。在殖民主义下,人性是不存在的,把人变成毫无情感的机器。

 

卜杰富:您的回答很精彩。继续,——“宣传”(政治欺骗性的,Propaganda)。

 

弗雷德:宣传是政治性的活动,是美国政府加诸于人民群众的战争,但人们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然而在某些方面人们又很能意识到这是一种战争工具,(因为政府的宣传引导——贼喊捉贼),抹黑黑人群体“惯用嘻哈音乐(毒害世人)”。美国政府真是好一手妙计……这类宣传手段到处都有,比方说泰国,儿童吸烟问题严重,人们都说这是儿童自身的问题。但是去看看当地的烟草广告,是如何深刻地影响当地的儿童及其家人,是如何去一步步诱导儿童吸烟的。宣传影响了我们如何去选择电影观赏,也影响了我们如何看待自身,因而宣传是政治性的活动。

 

卜杰富:在您刚才演奏的新曲《Ball of Corona》中,提及了生化武器,所以最后一个关键词是“生化武器”。

 

弗雷德:可卡因,冠状病毒。很多人认为这么说显得牵强附会,但如果到任何一所能够开展科学竞赛的学校看看,这些孩子们能把科学实验做到什么程度。他们可以呼风唤雨,小苏打配上醋……如果是其他的化学药品和方法在“某些人”手里面呢?

人们永远也无法弄清,美国政府究竟能研制出多少种生化武器。再次重申,可卡因和新冠病毒也是生化武器。

 

卜杰富:好的。弗雷德主席,和您交谈很让人愉快。如果有一天我极度沮丧,我一定会想起您、您父母及千千万万为追求自由而战的人们,你们追求“自决”、追求为人民服务的精神鼓舞着我。你们一家人在我心目中都是大英雄。尽管年轻人现在对您一无所知,或只是一知半解,随着他们对您了解的深入,你会收获越来越多的追随者。因为你所做的事业是伟大的。非常感谢您来到我的这个节目,非常感谢!

 

弗雷德:谢谢,也很感谢你。给大家推荐一个我们正在做的网站:www.freeemall.org

 

卜杰富:好,我会把它放入列表里面。“freeemall”是您的诗《JUS’CURIOUS》的最后一行?!

 

弗雷德:《JUS’CURIOUS》,是的!

 

卜杰富:你以“FREE ‘EM ALL! ”(解放世人)作为诗的结尾!

 

弗雷德:对,解放世人,我们就是要解放世人!

 

卜杰富:好的,弗雷德主席,再次感谢。您对我的节目太慷慨了,我知道您时间很紧张,您和您的母亲都是工作狂魔。祝你们做的电影好运,祝POCC好运。如果我能帮你们做什么,请尽管吩咐,我会支持你的。

 

弗雷德:谢谢,谢谢你!我很期待再次交流,我会尽快把Ball of Corona的歌词发你的。

 

卜杰富:好得很,这首歌很棒,我会做第一个抢购它的人。

 

弗雷德:好,好勒!歌词尽快给你。革命,革命,不断前进……

 

卜杰富:《崛起中的中国》电台要与小弗雷德·汉普顿主席说再见了,请代为转达我对您母亲的尊敬,今天早上我才与她通过电话。让我们两保持联系,相互协助!

 

弗雷德:好的!

 

卜杰富:好,谢谢您,让我们……

 

弗雷德:人民万岁!

 

卜杰富:人民团结万岁!人民革命万岁!您真的给了我很大帮助,这份节目录制完成后我会发布到您的网站上,我先把它转成文字格式。

 

弗雷德: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卜杰富:咱们再见?

 

弗雷德:革命万岁!

 

卜杰富:好的,再见,弗雷德主席,再见了。

 

 

附录一

小弗雷德·汉普顿联系信息:

1、筹建捐款地址弗雷德·汉普顿故居地址:

https://www.gofundme.com/f/SaveTheHamptonHouse50/

2、相关网站:

http://www.freeemall.org/http://chairmanfredjr.blogspot.com/http://www.timeforanawakening.com

3、购买他的音乐地址:

https://www.amazon.com/s?k=fred+hampton+jr

4、音乐电台:

https://www.blogtalkradio.com/str8uptalk

5、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2mY3VMe0XneHKxdetuB5_Q

6、相关采访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fred+hampton+jr

7、脸书地址: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37668591569

8、领英地址:

https://www.linkedin.com/in/chairman-fred-hampton-jr-62525a10/

9、推特地址:

https://twitter.com/ChairmanFredJr1

10、照片墙地址:

https://www.instagram.com/explore/tags/fredhamptonjr/

11、邮箱及电话:

chairmanfredjr@gmail.com;+1-708-462-2098

 

 

附录二

有助于读者进一步研究的关键词:

小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 Jr,约翰·波塔(John Potash),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 穆米亚·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美国中情局,联邦调查局, 美国烟草枪支管理局,美国税务局,联邦最高法院,地方警局,黑手党, 白人至上主义者,3K党,狱警,大众媒体,黑人活动家, 集权主义,法西斯主义,警察局,美国的前1%及其99%,精英阶层,2015,受贿,勒索,敲诈,谋杀,暗杀,可卡因, 海洛因,贫困阶层及少数族裔, 非法监禁,证据造假,编造证据,逼供,袋鼠法庭,心理操纵,假新闻,暗箱操作,伪造信件,犯罪,阴谋,陷害,中情局/联邦调查局操纵的公司,民主,新闻自由,种族清洗,种族灭绝,种族歧视,以色列,巴勒斯坦,民族清洗,美洲原住民,寡头,哈里·贝拉方特(Harry Belafonte), 阿萨塔·沙库(Assata Shakur),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 鲍比·希尔(Bobby Seale),黑豹党,弗雷德·汉普顿(Fred Hampton),马尔科姆·埃克斯(Malcolm X),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威廉·佩珀(William Pepper), Infragard组织,古巴,自觉犯人委员会(POCC), 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穆土璐·夏库尔(Mutulu Shakur),珊依卡·夏库尔(Sanyika Shakur), 阿菲尼·夏库尔(Afeni Shakur), 凯瑟琳·克莱弗(Kathleen Cleaver), 埃尔德里奇·克莱弗(Eldridge Cleaver),塞库·奥丁加(Sekou Odinga),亚明思·福拉(Yasmyn Fula),安乐死, 埃迪·康威(Eddie Conway),休伊·牛顿(Huey Newton), 杰罗尼莫·普拉特(Geronimo Pratt), 兰迪·思特奇·沃克(Randy Stretch Walker),比吉·思玛(Biggie Smalls),劳伦·凯比拉(Lauren Kabila),刚果,革命运动,新非洲共和国,新非人民组织,新非洲黑豹党,人民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韦斯·萨林根(Wes Swearingen), FBI反情报计划, 尼普西·罗素(Nipsey Russell),辛西娅·麦金尼(Cynthia McKinney), 谢尔顿·沃林(Sheldon Wolin),反极权主义,优生学, 亚特兰大儿童谋杀案,芝加哥,洛杉矶, 乔恩·哈金斯(Jon Huggings),班奇·卡特(Bunchy Carter)。

 

 

 

###

Why and How China works: With a Mirror to Our Own History


ABOUT JEFF BROWN

jeffBusyatDesktop

JEFF J. BROWN, Editor, China Rising, and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Dispatch from Beijing, The Greanville Post

Jeff J. Brown is a geopolitical analyst, journalist, lecturer and the author of The China Trilogy. It consists of 44 Days Backpacking in China – The Middle Kingdom in the 21st Centur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Europe and the Fate of the World in Its Looking Glass (2013); Punto Press released China Rising – Capitalist Roads, Socialist Destinations (2016); and BIG Red Book on China (2020). As well, he published a textbook, Doctor WriteRead’s Treasure Trove to Great English (2015). Jeff is a Senior Editor & China Correspondent for The Greanville Post, where he keeps a column, Dispatch from Beijing and is a Global Opinion Leader at 21st Century. He also writes a column for The Saker, called the Moscow-Beijing Express. Jeff writes, interviews and podcasts on his own program,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hich is also available on YouTubeStitcher Radio, iTunes, Ivoox and RUvid. Guests have included Ramsey Clark, James Bradley, Moti Nissani, Godfree Roberts, Hiroyuki Hamada, The Saker and many others. [/su_spoiler]

Jeff can be reached at China Rising, jeff@brownlanglois.com,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Jeff_Brown-44_Days) and Whatsapp: +86-13823544196.


Wechat group: search the phone number +8613823544196 or my ID, Jeff_Brown-44_Days, friend request and ask Jeff to join the China Rising Radio Sinoland Wechat group. He will add you as a member, so you can join in the ongoing discussion.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The buck stops with YOU. If you don't share this, who will?
  •  
  •  
  •  
  •  
  •  
  •  
  •  
  •  
  •